当前位置:

百度声明是一次“非受获性胜利”

针对百度文库部分非授权作品涉嫌侵权一事,百度昨日发表官方声明称将在三天内删除所有未获授权的文学作品,并对一些作家表达歉意。截至记者发稿,百度文库文学类作品数量已经锐减,从前几天的280万份文档下降至目前的101万份。作家维权代表之一沈浩波则表态称,不接受这个声明。(3月27日 《新京报》)

三日之内删除未获受权的作品并进行道歉——我们看到了百度文库从强硬到妥协的转变。这个过程中,韩寒“致李彦宏的公开信”以及北京市版权局对“百度侵权”的表态,是百度文库之所以能发生态度转变的最主要两个原因。这当然是作家们所乐见的“初步胜利”。但是,又不得不说的是,百度文库的删除与道歉之举,也仅仅是妥协的最初形式,距离众多作家的预期,还有很大的差距,用网球比赛中的术语,我们可以称这样的胜利为“非受获性”。

作家们要获得什么?我国知识产权在法律方面的尊严,要取得什么样的维护?这是首要的问题。我们可以先看一看作家们的维权要求:1、百度文库应公开道歉、赔偿损失,立即停止侵权;2、百度文库应立即停止向爱国者百看电子书提供内容;3、百度文库在今后经营中保障著作权人合法权益;4、建立经谈判双方认可的“先审核,后发布”的运营模式。就现在的情况而言,百度文库,仅仅做到了第一条中的两款,赔偿损失以及后面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仍然还是“第二只靴子”。

有一个坏的结果,有一个好的结果。坏的后果是,百度文库与作家们闹僵,无赔偿损失,无共享平台的建立与发展,无产权保护机制的建立;好的结果是,百度文库先对作家们进行赔偿之后,然后双方达成一个“共赢”的机制,即百度可以继续使用作家们的作品,而作家们也可以从百度拿到部分版权收益。就目前而言,百度的声明,并未让我们看到此事件向好的结果方面发展的希望。

好的结果与坏的结果,其实,关键点在于,两者掐架,不能缺少裁判。谁为裁判?自然是国家版权管理部门以及北京市版权管理中心;裁判的依据是什么?很可能是北京市将要出台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指导意见(试行)》。但是,遗憾的是,在全国范围内,我们仍然没有一部像样的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法律法规。也希望,百度文库事件,能够倒逼出一部关于网络社会的产权保护法律来。

在专业法律缺位的情况下,此事件倒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2001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47条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此外,2009年出台的《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坦白讲,作家与百度文库先进行谈判而不是先进行起诉的目的,也是在谋求一种共赢的合作方式。韩寒在《致李彦宏的公开信》中说,“百度文库完全可以成为造福作家的基地,而不是埋葬作家的墓地。”所以,对于整个出版界来讲,真正的“受获”在于,百度既可以成为广大网友共享文学资料的平台,又可以为作家带去部分收益,让作家们在苦命写书之余可以“晒晒太阳玩玩泥巴”。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0_1350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百度侵权案
  • 百度侵权案
  • 3月15日,50多位中国作家联合发表《三一五中国作家讨百度书》,称百度文库收录了一些作家几乎全部的作品,并对用户免费开放,却没有取得任何人的授权。针对此事,百度发表声明,称将在三天内删除所有未获授权的文学作品,并对一些作家表达歉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