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萨德的部署真正实践起来不会很容易

11月1日,中韩两国专家在北京就朝核问题及中韩两国合作问题进行了讨论,东亚和平研究院院长金相淳主持了本次讨论。

首先,两国专家在应维持NPT体制和朝鲜研制、开发及部署核武器是严重违背《国际法》的行为上达成了共识。

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责任研究委员赵成烈对此进一步发表看法,认为朝核问题可能会扩大到周边地区,包括台湾地区问题。此外,连冷战时期都不存在的韩日军事合作,以及韩美日军事合作正在形成。赵研究员认为,朝鲜不努力发展国内经济而重视核武器研发是不理性的选择,从国际社会角度来看,并不是正常的行为。与朝鲜国家利益相比,金正恩更重视的是自己政权的巩固。

而中国中央党校副教授梁亚滨则认为站在朝鲜的角度,核武器对外是朝鲜唯一的武器,对内是凝聚朝鲜人心的手段。朝鲜按照自己的战略一步步进行挑衅行为,而周边国家未能成功制止。中国认为朝鲜还是理性的,所以一直以来努力通过对话、谈判来解决朝核问题。如果通过军事打击或制裁的方式致使朝鲜政权崩溃,中方会有包括东北受核污染、随之涌入的朝鲜难民以及中朝军事同盟条约的法律责任等多方面顾虑。梁教授个人认为,在朝核问题上,现在大家正逐渐失去信心,谁都不愿意迈出第一步。

接下来,关于促使朝鲜弃核的可能性,赵研究员谈到,虽然现在还不能认定朝鲜为拥核国家,但认为朝鲜已经离拥有核武器不远了。如果放任朝鲜发展核武器,可能会引发韩国、日本还有台湾的核武装。他称,朴槿惠政府登台后重视加强与中国合作,不顾美国的邀请,拒绝了韩日之间的军事同盟。但是朝鲜方面还是继续进行了第四次、五次核试验。这是因为国际制裁还不够,中国并没有对朝鲜采取更严厉的制裁措施。他表示:“韩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希望对朝鲜发起军事性对抗,相信对朝制裁能对朝核开发起到一定抑制作用。作为韩国专家,我也能够理解中国的顾虑,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中美韩之间的协商与合作得以解决。”

梁教授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首先,他个人认为朝鲜现在已经是拥核国家,但我们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一点,无核化是中国的根本利益之一。我个人不相信还有哪种方式能让朝放弃核武器,但我的观点是一定要让朝鲜付出代价。可能更多的是通过制裁的方式,让所有想要研发、部署核武器的国家知道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梁教授还谈到,未来的朝鲜理论上存在两种可能。一是朝鲜政权崩溃了,这种情况下中韩之间确实有很多可合作的地方;另外一种可能性是像古巴或伊朗一样,朝鲜的核武器能力被外界认可,又挺过了10到15年的制裁,那么美国和朝鲜实现利益交换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当然,这是中韩都不希望看到的。梁教授说:“我知道韩国政府和民众对中国在朝核问题方面所应起到的作用可能有一些失望,但是这个问题最终所导致的一系列的恶果,不是美国,也不是日本,而是中韩两国要面对的。”

最后对于梁教授萨德部署是否还有商议可能性的提问,赵研究员回答道:“当前朴槿惠政府是想在任期内推进萨德的部署,但部署萨德必须要经过国会的同意。目前为止这个决定本身并未有改变,但因为朴槿惠总统近来的这些事情,部署萨德的速度可能会慢下来。此外,朴槿惠可能在这几天之内,成立一个中立式的内阁,如果这个内阁成立,部署萨德的速度可能就会慢下来。到了明年下半年进入新一届总统选举阶段,我个人的看法是萨德的部署真正实践起来不会很容易。”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0_15410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