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大学冠名经费应更多服务于“大师”

近日,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这在学生中间引起了争议,很多学生认为商业味道过浓,因而加以反对。对此,清华大学校方称,该楼除了这个新名字,“第四教学楼”的名称也同时保留。其实,这没有什么值得反对的,国外知名大学被冠以企业名称、个人名称的比比皆是。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其校名就来源于该校第一位捐赠者约翰·哈佛,而迄今每年皆有大量捐赠涌入该校,因此,该校大量院系、研究所以捐赠企业或人名命名。不独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等等世界名校皆以社会捐赠而生存和发展,当然,这些名校的性质和清华大学有本质区别,前者是私立性质,而后者是公立性质。但在世界上,即便是公立学校,如排名美国公立大学第一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亦欢迎公私捐赠,并会依据实际情况给予建筑物命名、研究所命名等回馈。

关于能不能对大学建筑物命名为企业名称、个人名称的争议可以告一段落了。全世界名校皆如此,独独清华某建筑物被命名了就变得道德低下,或者商业味过浓?那也太矫情了。和国外知名大学比起来,清华、北大以及其他高校的建筑物还有很大的命名空间呢,清华大学的“真维斯楼”不过是一个新案例罢了,不值得大惊小怪。清华大学的学子们大可不必愤愤然,反而应该高兴才对,因为真维斯集团的捐赠将使得清华的可支配经费更加充裕,这批资金除了用于大楼更换设备之外,还可以用来聘请更多一流教授。没有充裕的资金,延揽人才难免痴人说梦,而没有大师进驻大学,这样的大学如何能够培养出优秀学生?因此,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清华的学子们也应该对“真维斯楼”的出现拍手称快才是,何必耿耿于怀呢?

问题的核心不在于大楼是否被冠名,而在于办学经费有没有被恰当使用于聘请和培养杰出教师。大多数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都会耗费大量资金用于支持新的前沿学术项目,包括资金支持杰出教师的研究工作,如哈佛大学近年来在教师方面的人均年度支出高达100多万美元,但是,哈佛大学的捐赠基金高达200多亿美元,这充分保证了哈佛大学拥有“大师”的数量,而大师和未来大师们也以诸多高端科研成果给予回报,哈佛拥有全世界最多的诺贝尔奖得主,绝对不是靠空口白话,而是基于雄厚资金支持。大学如果办学经费捉襟见肘,科研设备跟不上时代,管理不够现代化,就留不住一流的学者,也就不可能有一流的学术。虽然我国抗战时期,西南联大在办学经费奇缺的情况下做到了“大师云集”、星光璀璨,但那仅仅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现象,而实际上民国时期尤其是北洋政府时期大学教授的收入远高于政府一般官员,甚至高于部分高级官员。为优秀教师提供宽松的学术环境、思想环境和教学环境,这是对“大师”的尊重。而如果一个高校缺乏优秀教学和研究人才,也就是说缺乏大师,那即使建再多大楼,搞再多“冠名”都毫无意义。

因此,对于高校受赠经费应当给予严格管理,不能被用于为校领导购置新轿车等“领导福利”,而是用来吸引知名教师和给予有潜力的年轻教授更多发展机会。大师,才是大学始终的灵魂。如此,即便让清华大学全部建筑物皆被企业或个人冠名,亦无半点不妥。

相关事件

  • 清华“真维斯楼”
  • 清华“真维斯楼”
  • 5月23日,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因被休闲服生产企业真维斯冠名而挂牌改名为“真维斯楼”,有网友将照片传至网上,引起广泛关注。此外,在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官网上对14个院所、实验室和楼宇等筹款项目也给出了“冠名费”清单,金额共计7.5亿余元。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