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别再抢占这种毫无意义的“道德高地”了

在2月8日前往药家讨要20万元受挫后,张显2月13日发博客称,张妙家人决定,如果得到20万元将全部捐给农村贫困儿童,供他们接受教育。药庆卫代理律师兰和回应说,药家不会给这20万,并称这一改口证明8日的要钱行动实为策划。

无论从情理还是法理上讲,在药家鑫被判处死刑并被执行之后,药家鑫案即已宣告终结。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药家鑫案了犹未了。我自信,许多善良正直的公众都会厌烦张药两家近来围绕“20万元赠款”所进行的刻意表演和因情绪失控而发生的无聊闹剧。因为,这场闹剧已严重偏离正常的道德和法律轨道,设计、炒作、陷阱、虚伪、表演充斥其中。

某方当事人俨然变为个别人操纵民意、愚弄公众,达到个人卑劣目的的“枪头”,总想时时处处占领“道德高地”,甚至完全不顾当初的“个人逻辑”,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陷入“道德困境”,根本无法再博得社会大众同情和支持了。而另一方也同样不想失去“道德高地”,明明已经不愿意再“赠款”,而且也没有法律义务,却还要硬撑着跟对方“较劲”,提出所谓的“可考虑条件”,其实谁都可以判断出这些条件是对方无法满足的。其实,他们也许意识不到,在他们双方每向前推进一步,都不惜前后矛盾改变立场刻意抢占“道德高地”的同时,道德已经不是原来的道德,双方均应坚守的道德早已被他们共同踩在脚下。

道理很浅显,当自以为是的“道德高地”失去法律和法理支持的时候,当一方追索的内容已经失去法律义务性质,甚至连普通道德义务都不是的时候,主张者还依然高傲地站在假想的“道德高地”之上向对方喊话,并借此影响公共舆论从而壮大自己势力和声威,无论如何都是苍白无力的。教育不需要“不义”之财,农村贫困儿童也不是个别人谋取“不义”之财的人质。

总之,笔者呼吁药家鑫案的双方家人认真学习和研究一下中国法律,正确判断当前形势,别再无谓地“争斗”下去了,现在双方共同需要的是让时间抚平重创的伤口,而不是一次次地揭疤。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