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13年的世界会前进,不会倒退

2013年,是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代领导集体执政的第一年。第一年是很关键的。中国与世界已经连成一气,国际形势对于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会有重要的影响。2013年的国际形势会如何发展?这是大家所关注的一个大问题。

对于国际形势作出准确的预测是困难的,但是,展望2013年的国际形势,有三点是比较清楚的:2012年国际形势突出的特点会继续;2012年是大选年,其结果会在2013年显露出来;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有助于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

2013年继往开来

2012年国际形势最突出的特点是,世界呈现出三个中心:

金融危机的中心在欧洲。金融危机是2008年首先在美国爆发的,当时的危机中心在美国。但是,此后,危机的中心逐渐转移到欧洲。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还在发酵,带来了欧洲社会、政治上的动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领导人已经举行了20多次峰会,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要完全走出危机绝非易事。这是因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根子很深。

欧元先天不足。2002年1月1日欧元问世后,欧元区国家有了统一的货币,但是货币统一了,财政、金融政策并没有统一,欧洲央行的权利十分有限。这些弊病在经济增长时显现不出来,一旦危机爆发,就充分暴露出来了。

欧洲代议制民主和福利制度虽然十分成功,保证了战后欧洲的长期繁荣和稳定。但是,过于丰厚的福利制度已经入不敷出,难以为继,而代议制民主所造成的欧洲政治家中短期行为泛滥又加剧了欧洲面临的困境。欧洲政治家追求的目标是当选执政,所以,在竞选中可以向选民做出大量允诺。一旦当选后,发现口袋里没有那么多钱。为了兑现部分允诺,就只能大肆举债。

要削减债务,必须削减福利,采取紧缩政策。然而,这样必定会引发社会风潮,罢工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欧洲执政者的回旋余地在缩小,决策的进程步履维艰。

欧洲经济在2012年再次陷入衰退,要走出危机,必须依靠经济增长。但是,经济增长谈何容易?

2013年对欧洲而言,仍然是困难的一年。按照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说法,欧洲至少还需要5年时间,才能完全走出危机。

因此,可以预期,在新的一年里,欧洲领导人的主要注意力还是在内部。他们需要谋划如何进行体制改革,纠正欧元的先天不足,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逐步走出危机。

2012年,全球热战、动荡、冲突的中心在中东北非地区,特别是叙利亚。今天的叙利亚,成为全球大国角逐,地区大国争雄,伊斯兰两大教派厮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长达60多年的对抗,以及各种民族矛盾集中爆发的中心地带。叙利亚战争已经使4万人丧生,几十万叙利亚人逃离家园,沦为难民。

伊朗核危机陷入僵局,伊朗政府与西方大国和以色列的较量还在继续。

中东、北非地区动荡的形势在蔓延。埃及是中东地区最重要的国家,但是,最近埃及围绕新宪法,政府与反对派的较量方兴未艾。埃及向何处去?前景并不明朗,埃及的动荡会影响整个中东地区。

2012年,卡扎菲政权在利比亚内战中倒台。内战结束后,利比亚的国内局势并没有稳定下来,而是持续动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动荡的形势已经蔓延到马里北部地区。基地组织和各种宗教极端势力在马里北部落地生根,正在向四处扩散。上述状况已经引起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的严重忧虑,正在商讨对策。

中东北非地区,作为全球热战、动荡、冲突的中心,在2013年会继续。各种突发事件、局势的逆转和危机,随时都可能发生。这种状况会吸引国际社会和全球主流媒体的注意力。

亚洲,特别是东亚,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中心。2012年,全球的经济形势低迷。美国经济复苏缓慢;欧洲和日本再次步入衰退。然而,亚洲经济,特别是东亚经济仍然保持着增长的势头。世界银行预测,2012年东亚地区经济增长7.2%。这个数字对于我们东亚人来说,已经比过去放慢了不少,但在许多国家看来,7.2依然是非常令人羡慕的经济增长数字。

亚洲之所以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中心,这是战后60多年来,全球形势和地区形势演变的结果。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和地区,充分利用了总体和平的环境和全球化所创造的良好氛围,实行了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改革,成为全球经济中增长最快、最具活力的地区。

大选年的结果逐渐显露

2012年是大选年,50多个国家,特别是一些主要大国,都举行了选举。各国新的一届政府上台后,虽然都面临着诸多挑战,情况很不一样,但是,希望局势稳定、经济增长,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

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关系的走向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2年10月,我曾经在巴黎大学城出席了一场有关中美关系的辩论会。法国的两位名记者阿兰•弗拉雄和丹尼尔•维尔奈写了题为《中美对抗——本世纪的大决斗》一书。两位作者认为,尽管中美关系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是美国要重返亚太,中国必定会与美争雄,双方的对抗在所难免。

我在会上发言表示不赞成他们的看法,认为他们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是犯了时代错误。世界已经从战争与革命的时代,进入了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从MAD(互相确保摧毁)进入了MED(经济上互相依存)。两位作者用昔日的美苏关系来套今天的中美关系,然而,这二者之间有着本质的不同。美苏关系对抗是主导面,而中美关系尽管有竞争,但合作是主导面。中美贸易额2012年突破5000亿美元,这个数字的后面是双方巨大的共同利益和深度的相互依存。而昔日的美苏关系则全然不同,双方的贸易额在最好的年景不过40亿美元。

第二,对中国政策的误读。两位作者认为中美必定走向对抗的根据是,中国要在亚太地区与美国争雄。他们忘记了,不称霸、不当头,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中国不称霸、不当头,“不可避免的对抗”又从何而来?

诚然,中美之间存在着很多分歧,但与此同时又必须看到,双方存在巨大的共同利益。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他们都认为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

2012年2月,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美国时指出:“只要中美双方始终抓住共同利益这一主线,就一定能走出一条大国之间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伙伴关系道路。”

2012年12月18日至19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率团出席了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会议是成功的,双方达成各类成果和共识50余项。

十分明显,2013年,对于中美两国的新政府而言,保持双边关系长期、稳定、健康的发展符合双方的根本利益。高层往来对于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希望2013年高层会晤能较早举行的呼声在中美双方都很高。中美之间的矛盾、分歧和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只要双方抓住共同利益这条主线,使共同利益不断扩大,矛盾、分歧和摩擦是能够妥善解决的。总体看,我对于中美关系的前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2012年,中国与邻国的领土争端和摩擦频繁,双边关系一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紧张,双方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2012年的实践再度证实了中国领导人过去经常说的一句话:“和则两利,斗则俱损。”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我们这个地区虽然有争端、有矛盾、有摩擦,但是,毕竟没有发生热战,没有伤亡,而且有关各方都赞成通过和平谈判和外交途径解决现存分歧。紧张局势的持续不符合本地区的利益,也不符合各国人民的利益。十八大报告进一步明确了中国处理与邻国关系的方针是:“我们将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巩固睦邻友好,深化互利合作,努力使自身发展更好惠及周边国家。”我相信,在这一方针的指引下,在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共同努力下,2013年紧张局势会逐步得到缓解,合作会回到正常的发展轨道。

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举行了国内关注、世界瞩目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大会选出了新的领导机构,并确定了中国今后的内外方针,中国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这个方针贯穿十八大政治报告的全篇,特别是有关外交部分。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共产党根据时代主题的变化,总结了34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并把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结合起来,所确立的方针。这个方针不仅不会改变,而且会长期坚持下去,这对中国、对世界都是好消息。

中国十八大报告中有一个重要的提法,就是扩大同各方的利益汇合点。话不长,却代表着国际关系中一种新的思路。纵观国际关系,有两种思路:一种思路是把注意力放在国与国之间的分歧上,并把处理分歧放在两国关系的首要位置。这样的结果必定会带来国与国之间的争吵、较量,冲突不断,甚至会导致战争。另一种思路,是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国与国之间利益汇合点上。各国有各国的利益,但各国的利益有交汇处,如果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利益交汇处上,那就会使双方的关系在利益汇合点的基础上不断发展。这样做的结果,会使共同利益不断扩大,国与国关系的基础变得越来越牢固;也使双方在处理矛盾和分歧时,更加冷静、客观,更加关注大局,不让分歧失控,导致双方关系的大局受损。

扩大同各方的利益汇合点,这是在实施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的重要思路。这个思路不仅会造福于中国,而且会造福于全世界。

中国的发展得益于和平、发展、合作这股汹涌澎湃的时代潮流;中国的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反过来也会壮大这股时代潮流。我相信,不管2013年我们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中还会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和困难,但是,只要我们始终不渝坚持互利共赢的方针,无论是与发达国家的关系,还是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都会继续向前发展。这是中国利益的需要,也是世界利益的需要。

从总体上看,2013年的世界会前进,不会倒退;会走向光明,而不会走向黑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0_6790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