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巴萨尔想获诺奖应先放下屠刀

叙利亚从提交申请到提供本国化学武器武库信息只用了7天时间,而加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整个程序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叙利亚《十月报》评论认为,叙利亚在如此艰难的时期做出了销毁化武的决定,是对地区和世界安全稳定做出的巨大贡献。国际社会颁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诺贝尔和平奖实际上是对叙利亚的肯定。就连叙利亚总统巴沙尔14日也开玩笑说,他应该为此得诺贝尔和平奖。

巴萨尔想要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愿望表达了两个信息,一是对今年诺贝尔奖隐含的嘲讽和批评,二是能否诠释和证明一种深入人心的宗教定义,甚至生活原则——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OPCW像过去一样招来了冷嘲热讽,有评论说,和平奖颁发给该组织是为了不招惹是非;也有评论说,诺贝尔和平奖再次犯了“让愿望成为思想之父”的错误,即奖励意愿而不是奖励行动,正如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一样,只是因为后者表示致力于中东和平,但实际上什么也还没做。

这些评论其实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主要是因为OPCW为消除化学武器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而非是将要在叙利亚进行的销毁化学武器工作。从1997年成立至2012年12月,OPCW促成189个国家加入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召开了17届缔约国大会和70届执理会;审议化武销毁、促进国家履约措施、防护与援助、国际合作、《公约》普遍性及其他履约相关问题;进行了4700余次视察。同时,OPCW协助销毁全球各地80%的化学武器,包括印度和韩国的化学武器库存,以及利比亚穆阿迈尔·卡扎菲的几乎全部化学武器库存。

因此,OPCW的获奖既有对其工作成果的肯定,又有激励其在未来完成更为艰巨任务的目的,例如帮助叙利亚完成化学武器的销毁以及督促同样有大量化学武器的美国和俄罗斯销毁其化武,因为他们都并未遵守在2012年4月前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协议。因此,巴萨尔的玩笑和一些冷嘲热讽并不足以否定此次诺贝尔和平奖的适宜和正当性。

巴萨尔的玩笑也提出了一个问题,放下屠刀能否立地成佛?显然,有不少人会怀疑这一点。如果肯定,也意味着希特勒可以获诺贝尔和平奖,只要他放下了屠刀,甚至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军部也能获诺贝尔和平奖,因为最后他们都放下了屠刀,签署和实施了投降协议。

显然,问题并非那么简单。并非任何人,包括巴萨尔,杀完人扔下刀就能立地成佛,因为他们的罪孽还未清算,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修行才能成佛。所谓的立地成佛在佛教看来只是观念的改变,这种观念的改变存在一种渐悟和顿悟的区别,表现为神秀的“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与六祖惠能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使惹尘埃”。

前者表达的是渐进修行的方式,就像人天天要洗脸和经常擦拭镜子上的灰尘一样,后者则是顿悟,只要觉悟了,表示不再作恶了,就成佛了。然而,即便赞成顿悟也并非是马上就成佛——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了,而是说从放下屠刀的那一刻开始,才走上漫漫成佛之路,未来可能成佛,但是,是“未来佛”,而非“现时佛”,是将来时而非现在时,更不是完成时。

即便巴萨尔顿悟了,放下了屠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更有很多痛苦的修炼要完成,包括做出种种努力和工作进行赎罪,才有可能在未来成佛。例如,巴萨尔及其政府放下了化学武器这把屠刀,还有其他屠刀,如常规武器和其他武器并没有放下。此外,巴萨尔及其政权在过去大量使用常规武器和化学武器屠杀本国民众,犯下的反人类罪和战争罪还没有清算。即便国际社会和本国公众本着宽大为怀的做法,也需要巴萨尔及其政权讲清和承认在过去曾犯下了哪些罪孽,至少要讲清真相。因为没有真相就没有未来,更谈不上成佛。

此外,在过去和目前的战争状态下,叙利亚民众的苦难需要马上解除,心灵的创伤需要慰籍,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是,要马上解决民众的饥饿问题,因为叙利亚正面临大饥荒,在大马士革郊区化学武器事件发生地情况尤为严重,已经有人因缺少食物而死亡,叙利亚民众每天只能吃一顿饭。

因此,目前的巴萨尔还没有资格谈论获诺贝尔和平奖,而是需要马上放下其他屠刀,解决民众的饥饿和因战争带来的种种问题,并且赎罪,才谈得上成佛和争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0_8470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