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临时性涨价”不过是“临时性狡辩”

新年伊始,广州出租车燃油附加费突然从1元上涨至2元,看似不起眼的“一元钱”提价行为引发公众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对于外界质疑涨价没有进行听证的说法,广州市物价局表示,临时性的涨价措施没有必要走听证程序(1月5日新华网)。

行政许可法和物价法都明确规定,凡是涉及公共利益的事项,不论属于临时性还是永久性,相关部门都应举行听证,广泛听取民意。由此看来,所谓“临时性涨价”没有必要走听证程序,不过是一种“临时性狡辩”。因为,若要掩饰一个谎言,必须用一千个谎言去圆这个谎言。即便精心设计,这一千个谎言之间都很难符合逻辑。

“临时性狡辩”更禁不起追问的是,其潜在的逻辑中,还把盛会和公众的可承受程度“绑架”在一起。按照广州市物价局的说法,早在去年12月,他们就已经计算出当月车用LPG(液化石油气)零售价格应当为3.91元/升,而当时实际执行的零售价为3.63元/升,LPG供气企业每升倒挂(亏损)0.28元。当时之所以不涨起来,主要是为了维护亚运会、亚残运会期间价格秩序稳定,所以才延迟到现在。

要知道,公众反对的不是涨价,而是无缘无故、没有任何合理性依据的涨价,合情合理的涨价反倒能够赢得公众的理解与支持,何来影响稳定?按照这样的逻辑继续推理下去,难道只有盛会期间才需要维护价格秩序稳定,而盛会一过,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涨价?

从这个意义上讲,在“临时性涨价”之前,广州市物价局心里就清楚这样的涨价不合理,一定会引起公众和舆论的强烈反弹。所以要选择节日前的最后一天下午“偷偷摸摸”地公布,在有关部门的如意小算盘中,想的一定是,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忙着过节,没有时间精力去较这个真儿。

可问题是,这样的想法未免过于天真。在公众权利意识日渐高涨的今天,还与大家玩这样小儿科的“躲猫猫”,实在有点低估公众的智商了。要知道,那些禁不起任何逻辑上推敲的“临时性狡辩”,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