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用“菜刀论”讨论《王者荣耀》是耍流氓

从来没有一款网络游戏像《王者荣耀》这么受关注。最近,手游《王者荣耀》接管了大众的注意力。不论是家长、教师、媒体还是游戏公司本身,都深陷对它的讨论不能自拔。

三十六路烟尘滚滚而来,关于《王者荣耀》,人们争的到底是什么?是谁该为小学生沉迷《王者荣耀》负责。目力所及,舆论大概已经形成共识:小学生沉迷网络游戏,游戏公司有责任,家长、学校同样不可卸责。

但舆论场从来都不缺各种炫目的freestyle,在对此事的讨论上,我们终于又看见了久违的“菜刀论”:买菜刀的杀了人,难道要怪卖菜刀的吗?他们倾向于认为,小学生沉迷《王者荣耀》,游戏公司只是提供产品,没有任何责任,孩子沉迷游戏怪家长。

上一次大规模地看到“菜刀论”是在快播被关闭事件上。

讨论小学生沉迷《王者荣耀》的责任分配,是否适合“菜刀论”,这要看菜刀与电子游戏有多大相似性。

简单对比就可以发现,用“菜刀”来类比《王者荣耀》,是牵强的:菜刀的主要功能是杀人吗?显然不是,是切菜。但网络游戏呢?是用来玩儿的,而且具有极强的指引性。菜刀从来都没有诱导人们去杀人,而电子游戏自被开发出来之日始,就是引诱玩家去参与。如果用户不能有效参与,这款产品就是失败的。

用菜刀类比《王者荣耀》,菜刀肯定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污名。

主张出品《王者荣耀》的游戏公司无错,其实奉行的是技术中立理论。技术中立理论认为技术与产品是没有原罪的,技术与产品一旦被发明出来,如何使用,会产生怎样的效果,责任在使用者身上,与技术、产品本身无关。

但这种理论并不完全成立。任何技术与产品被发明出来,在功用上天然是有倾向性的。原子弹只会被当作武器,而不会被用来耕地;MC天佑只会拿麦克风来喊麦,而不是用它来代步。

两千多年前的孟子早就参透了这个道理,他说,“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巫匠亦然。故术不可不慎也。”造弓箭的就是希望怎么杀人,造盾牌的就是希望如何保护人。

而《王者荣耀》呢,产品经理就是希望更多的玩家来玩儿。

不知道那些用“菜刀论”为《王者荣耀》开脱的人,是否玩儿过王者荣耀,《王者荣耀》入门是有一定技术导引的,而这种导引,本身就是一种引诱。正如有软件开发工程师所说的,优秀软件工程师的作品,除了提供客户需要的功能之外,还必须保证“客户只能按照预先约定的方式来使用这些功能”。菜刀可从来没有引诱买刀者去杀人。

何况,现在的手游还还分不同等级,玩家要想升级,就要购买武器、购买皮肤,这种对更高战力的设置,更是一种引诱,过了一定的度,玩家就通向了一条沉迷之路。这还不说,《王者荣耀》中还有一些涉嫌暴力与色情的成分。以此来对勘《王者荣耀》制作者李旻的委屈,就觉得那更像是几滴“鳄鱼的眼泪”。

小学生沉迷《王者荣耀》,游戏公司当然不能代偿家长责任,但“菜刀论”把游戏公司的锅甩得干干净净,这就是典型的不厚道。

知乎上有个对话是这样儿的——

问:一棵树木匠能做出很多东西来,做成棒球棍,运动员能用它扬名立万,有些人也可能拿它去打砸抢,难道要追究这棵树不成?

答:谢邀。追究这棵树干嘛,应该追究地球的责任,谁让它有土又有水。

没有比这更有力的答案了。

文/王言虎

相关事件

  • 王者荣耀乱象频现
  • 王者荣耀乱象频现
  • 腾讯宣布将于7月4日以《王者荣耀》为试点,推出健康游戏防沉迷系统的“三板斧”——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陆时长、升级成长守护平台、强化实名认证体系。其中包括12周岁以下(含12周岁)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时,并计划上线晚上9时以后禁止登陆功能;12周岁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时;增加“未成年人消费限额”功能,限制未成年人的非理性消费等。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