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涨价”并非减少吸烟者的最佳途径

吸烟有害健康,但抽烟的人还在增加,而且呈低龄化趋势。昨日,全国政协委员、辉瑞制药中国企业事务部总监冯丹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向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提交了6份关于控烟的提案,建议设置卷烟的最低价格标准,降低青少年初始吸烟染上烟瘾的可能性。如卷烟的最低价不得低于每包10元,以此减少提高烟草税的消费替代,防范青少年在青春期试吸。

提高卷烟的最低价,就能减少青少年吸烟吗?恐怕这个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近些年来,烟草税率已多次提升,卷烟的价格也一直在提高,不管是被动涨价,还是主动调价,其涨价趋势是很明显的。可是,目前我国15岁以上成人吸烟率近三成,吸烟者已达到3.16亿,最近五年中,我国烟民就增加了1330万,吸烟人口却不减反增。可见,提高卷烟最低价并非减少吸烟者的最佳途径,或者说,二者之间的关联并不大。

提出此类方案的专家,往往拿国外的经验做例子,以证明涨价与降低吸烟者之间的逻辑性。从国外控烟的结果来看,似乎把卷烟价格提高的同时,吸烟者人数也随之下降了,而且,价格越高效果越明显。可是,价格只是影响吸烟者人数的一个因素,却并非决定性因素。由于吸烟会上瘾,戒烟却非常困难,对于很多烟民来讲,卷烟涨价也要抽,何况,收入水平在随着经济发展而增长,也总会有最低价格的卷烟。

事实上,从国外的控烟策略来看,其是多种政策并举,比如提高烟草税率、禁止烟草广告、禁止公共场所吸烟、烟草包装警示语和图片占比等等,特别是包装警示的效果最为明显。在国外市场销售的烟草包装上,“凶神恶煞”的图片和警告语,占据着最大面积可最佳位置,对消费者的视觉冲击力非常大。看着那些因烟草而被熏黑的肺脏、恶化溃烂的肿瘤、血淋淋的疮疖,伴之大段落的医学警告语,不免令人顿生反感作呕之心。国内烟草包装则太过华美,难以让吸烟者感受到压力,反而颇有面子感。

从我国控烟屡屡失败的情况看,一直没有触及到问题根本,比如烟草专卖制、控烟立法、烟草包装、控烟执法等,都没有做到位。“中国式控烟”已经沦为国际笑谈,正应该好好反思检讨,实施全面控烟政策,不能搞单兵突进。同时,要勇于摒弃烟草经济,不要被烟草税收数字所迷惑,忽视其造成的社会危害和巨大经济损失。要将控烟当做一项长期工程,不能寄希望于一役,营造一个全面控烟、全民抵制吸烟的社会环境,才能真正实现控烟目标。

相关事件

  • 2016全国两会
  • 2016全国两会
  • 2016年全国两会,正值“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同时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许多重大的政治、经济和民生议题,都将于两会期间得到充分协商审议。可以说,今年全国两会,是关键之年国人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