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条街上的中尼关系

陈晓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

尼泊尔的美好一天,当然是在泰米尔街“买买买”的剁手声中结束。

泰米尔街是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一条南北走向的商业街,现在也泛指整个邻近区域。曾经,这里是西方背包客以及攀登者的根据地。电影《绝命海拔》中,攀登珠穆朗玛峰标准流程的第一步,就是在飞抵加德满都后,在泰米尔街上找个小酒馆讨论攀登计划,顺便采购户外衣物与装备,价格自然是极便宜。

现在,户外用品店还在,但明显让位给更多的尼泊尔特产店——羊绒,宝石,茶叶与咖啡。西方游客仍然不少,但街上更容易听到的是操着各种方言的中国游客。街的北半部已经被中文占领。到处都是这样的话:“亲,好吃不贵”,“好东西,不坑爹”……最后一些商家还打出“价格最低,谢绝还价”字样。中国人的胃走到哪里都很倔强,于是兰州拉面、陕西小吃等都在这条街生了根。支付宝、微信已经在这个区域扩散开来,普及似乎指日可待。国内的主要快递公司已经在泰米尔街上落户,10-15天可以寄回国内。

“拉美”——其实应该叫“拉梅什”更标准一些——从小在这条街上长大,能说一口还算标准的汉语。他是我第一次到尼泊尔时带着我的导游,也是后来我每次来尼泊尔必见的人。很不幸地,我也亲眼看着他从一个阳光的青葱少年一步步变成中年大叔。

2014年前后,赴尼泊尔的中国游客迎来了新高。中国游客人数三年翻倍,突破十万人次大关,成为尼泊尔旅游第二大客源国,并逼近第一大客源国印度。拉美大叔挣了点小钱,不愿意再给老板打工,自己创业了。公司就设在离泰米尔街北口30米的地方,楼下就是一家在泰米尔盘踞多年的羊绒店。然而,创业的时机很不好,正好赶上了2015年尼泊尔“4-25”大地震。地震中,不少标志性建筑,例如加德满都杜巴广场、王宫等严重受损,部分建筑整体坍塌。这也让尼泊尔的旅游业进入寒冬。外国来尼泊尔旅游人数骤减,包括中国游客。更关键的是,随着越来越多中国游客选择自助游,不再跟团,拉美一直以来熟悉的带旅行团的生意冷冷清清。这让拉美大叔的皱纹越长越深。

我在今年1月再次见到他时给他出了两个主意:一是“互联网+”,积极在网上、微信上寻找客源;二是“私人订制”,不再把宝完全压在旅行团上,而是把目光投向自助游的散客,更多给他们提供独特的、个人化的旅行体验。

这次见面,他很高兴地告诉我,已经在微信上找到两位这样的“私人订制”游客。他把到尼泊尔农村从事志愿活动也纳入到旅行产品中。如今,他趁着泰米尔街北口新建房屋之际,在那里新租了一个门脸,用以吸引那些直接扎到泰米尔却对这个国家还一无所知的中国背包客。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的迹象看,中国赴尼泊尔游客反弹很快。根据一份研究报告,尼泊尔位列中国海外游客增幅最大的旅游目的地之一。而且,旅游业已经成为推动两国关系的良性力量。

行者是拓宽视界的桥梁。中国的法显、玄奘,尼泊尔的觉贤、阿尼哥是中尼之间最早的行者。如今,地球变小了,然而我们对这个邻国仍然严重缺乏了解。一次旅行对弥补这种“知识赤字”也许是微小的,但汇集起来,说不定就激发更多的“阿尼哥”。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1_16071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