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清退研究生”的大学是在擅自撕毁契约

9月3日,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本科新生入学报到。该校拟清退307名硕士生和博士生的消息,震动了初入大学的新生。(9月5日《中国青年报》)

每年都会有一些本科生、研究生因为不合格而被学校清退,但如此大规模地清退307名硕士生和博士生则令人震惊。华中科大也因此赢得了许多赞扬:敢于“吃螃蟹”的精神值得称赞、教育的回归、难得的清醒、大学需要竞争……在我看来,华中科大此举却有推卸自身责任的嫌疑。

首先,学生和学校是一种契约关系,学生方出钱给学校,学校则要培养出合格的学生来。学校要完成这个合同,必须进行两方面的工作:一是甄别鉴定该学生是否“合格的原材料”,己方能否把他培养成才;鉴定完收了钱签了合同之后,学校就要尽心尽力的培养学生,如果生产出来的是“残次产品”,那么学生方有权拒收,或者学校给与一定的赔偿。当然,学校和学生的关系并不是如此单纯,中间还有国家的教育投入,也正因如此,学校成了强势的一方,无论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社会都只能被动的接受。

其次,学生无法在规定年限内完成学业的原因很多:比如扩招、比如不合理的教育制度。

先说扩招,研究生招生速度的突飞猛进,使我国的研究生教育30余年的时间就走完了美国100多年的路,实现了“赶美超英”的目标。资料显示,高校扩招后的10年间,我国研究生人数增加了100多万人,去年达140.49万人,今年计划招生研究生53.4万人。日前有媒体报道,我国46%的博导同时指导的学生超过7名,最多的高达47名。虽然我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博士大国,但由于生源数量与教育资源的不对等发展,教育质量的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教师队伍没有扩大,学生爆炸性增长,这就像盐巴放在水里一样被稀释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学校和教育部门不从准入渠道上进行控制,却摆出严把出口的架势,恐怕会适得其反。

再说下不合理的制度。在教育部门制定的计划中,都有每年递增的百分比规定,也就是说,无论生源状况如何,必须一年比一年招得多。除此之外,一些已经不适应社会需要的学科依然在招生,一些所谓先进的学科又层出不穷,根本不去考虑与社会现实的结合。在许多学校,论文答辩资格获得者必须在相当于“核心期刊”级别的刊物上发表一定数量的文章,使研究生只好把精力放在写作和发表论文上,影响了学识和专业水平的提高。还有个别导师把研究生当成廉价劳动力来使用,让他们在自己当组长的课题组打“下手”,老师成了“老板”。在这样的环境中培养出的研究生,还有多少是合格的呢?无怪乎有人说,“大学,就是大概学学。”

华中科技大学流传着一个由涂又光教授提出的“泡菜”理论:泡出来的白菜、萝卜的味道,取决于泡菜水的味道。同样,大学的文化氛围决定其所培养出来的学生的素质。华中科大淘汰307名研究生,也证明了我们的研究所教育还不足以培养如此多的人群。对于已经在读的学生来说,应该给他们更多一些机会,而不是广泛撒网之后,再把那些交了钱浪费了时间的“坏分子”赶出去。

我们的研究生教育更应该在提高质量上下功夫,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严把准入关,在加强导师力量、增加科研投入、改善教学科研条件上多动脑筋。

相关事件

  • 清退研究生
  • 清退研究生
  • 8月30日,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在网上公布,将对“超学时”研究生进行退学处理。按规定,硕士生学习年限最长不应超过4年,博士生最长不超过8年。目前,相关院系正在上报对拟退学学生的具体意见,学生最终是否退学将由该校校长会议研究决定。届时,学生如对退学有异议,可提出申诉。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