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刺激需求,下一步调控着力点

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举意在“稳增长”。可以预见,围绕“稳增长”,货币政策有望进一步发力,并逐步告别此前的“紧平衡”状态。与此同时,刺激需求将成下一步调控着力点

上周发布的一系列经济金融数据表明,我国经济企稳迹象尚不明确。经季节调整法调整后,4月出口和进口同比增速分别为7.2%和4.8%,均低于市场预期,显示外需和内需形势严峻。新增信贷不足7000亿元创今年以来新低。工业增加值由此前的两位数增速急转直下降至个位数。分析师估算4月GDP增速折年率料已跌破7.5%的政策目标水平。

低于预期的经济金融数据折射出需求端严重不足:一方面,外需在短期内难见起色。欧债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欧美经济状况不佳导致我国出口市场需求趋于萎缩,市场对未来国际贸易环境信心不足。另一方面,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两大需求端一直受到较严厉调控。

此前公布的4月我国制造业PMI分类指数中,新订单指数回落显示出需求增长偏弱。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调控既定目标是实现经济增速稳步回落,避免出现偏热态势。但从数据来看,在投资、外贸等领域显著降温的同时,新的经济增长点尚未顺利“接棒”,仍需政策扶持,下力气培育和发展。实体经济中出现的需求放缓需要政策预调微调及时“纠偏”。

因此,下一步政策着力点应是扩张需求。从货币政策角度看,央行今年以来第二次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与此前不同,本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背景是国内外经济不确定性均加大。央行将继续合理释放流动性、推动市场利率下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加快信贷投放步伐。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仍将是未来央行调控市场主要政策工具。为配合信贷投放,推动实体经济全年平稳运行,存款准备金率仍有可能进一步下调。

值得注意的是,近来央行正、逆回购操作频繁,显示出在人民币货币市场,央行正探索建立新的流动性管理机制。用短期正、逆回购工具熨平利率波动、平滑资金分布的操作可能将成为常态。

应允许金融机构扩大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下限以下的波动幅度(比如,允许目前一般商业贷款利率优惠幅度从基准利率的9折扩大到8折),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必要时应采取降息手段刺激需求。

金融调控方式需继续完善。我国银行特别是一些国有大行已习惯于“垒大户”的贷款模式,由于房地产等领域受调控影响使这些银行一时难以适应;一些中小银行尽管在中小企业等领域放贷能力强,但仍受规模、存贷比等指标约束。在当前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时,应出台相关针对性措施鼓励商业银行改变既往经营模式,引导信贷投放向新兴产业、中小企业、中西部经济倾斜。

还应看到,为推动经济平稳发展,促进经济结构调整,需要深化改革,出台实质性减税措施,加大保障房和医院等民生领域财政投入,为民间资本开放更多领域。

相关事件

  • 二次降准
  • 二次降准
  • 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消息称,从5月18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下调后,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降至20%,中小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降至16.5%。这是央行今年以来第二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上次下调准备金率是在2月24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