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如能“马上办”,秀秀也无妨

近日,湖北襄阳市樊城区马上办”办公室引发网友热议。针对网友质疑的声音,樊城区委宣传部负责人解释,“马上办”不是马上就办完,而是马上启动办事程序。这是一个为了推进政府工作设立的平台,把以前各种“办”发挥的功能整合在一块,相当于“总督察室”。(3月31日《中国青年报》)

现在,公众对一切带有“秀”色彩的信息,都充满了抵触情绪。其实,“马上就办办公室”并非当地首创,早在2011年,山东济宁曲阜市、嘉祥县的机关单位设立“马上就办办公室”的消息就曾引发网民“围观”。此次从当地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樊城区的“马上办”也是成立于两年前,仿照的是江苏昆山,功能也并无二致,只是进行了一些整合升级。

关于“马上办”的争议,有其产生的宏观现实语境。当前,我们的政府机构躯体之庞大,政府雇员之多,堪称世界第一。曾有专业机构研究显示,虽然中国总人口与财政供养人员之比只有26∶1,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如果从财政供养人员与GDP 之比这一视角来考察,中国为39人/百万美元,大大高于发达国家。如果与美国相比,“超标”近20倍。在这样的情况下,公职人员惰性就会像草一样疯长,看看报、喝喝茶、聊聊天,也就容易成为“常见病”。

在我看来,设立诸如此类的机构,如果没有增加编制和人员,不存在机构臃肿的问题,倒也不需要大惊小怪,更没必要欲除之而后快。公众的担心也大抵在此,如果效能没有提升,仅是增加了几张吃财政的嘴巴,作为纳税人肯定是不会轻易答应的。检验这些“马上办”办公室成败与否、是否应该继续存在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老毛病改了没有。

用这个“唯一标准”衡量,当地整合资源提高效能的做法不但可行,而且有值得其他地方借鉴之处:其一,未增财政负担。不增人员、不增编制、不增经费,原来人在哪就在哪拿工资,只不过是把交叉职能进行了整合,更像是一个督办机构;其二,效能明显增强,报道中所举的周瑞琴办房产证的例子就是很好的证明。

当然,这样的机制只能作为“非常”状态下的非常之举,从长远来看,解决根本问题终要依靠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各部门如能做到不缺位有作为,各位公差都能做到秉公职守,让老百姓不需要为了一点小事跑断腿,“马上办”就可以“摘牌”退出历史舞台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