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河大车祸案”:警方回应疑似“鸡同鸭讲”

针对目前有传言称“有律师披露河大车祸案已经和解”,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21日表示,此案属于刑事案,不可能做和解结案,目前李启铭依然羁押在看守所。据介绍,李启铭的委托代理人与车祸受害人陈晓凤的家人达成了民事赔偿协议。(《新华网》12月22日)

一句“我爸是李刚”,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案成了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事件。针对热点事件中的传言,警方较快地予以回应,这样的做法是十分明智的。但遗憾的是,回应的内容实在有欠考虑,不知道警方是在装糊涂呢还在是玩技巧?反正,给人的感觉是“鸡同鸭讲”——人们关心的他不讲,讲的是大家所熟知的。

只要稍有一点法律常识,就知道交通肇事案件属于公诉案件。在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中,并没有公诉案件的和解制度,刑事和解只存在于自诉案件之中。也就是说,在公诉案件中,代表国家起诉的检察机关不可能与被告人达成和解,案件的被害人及其家属也不可能与被告人达成和解。所谓的和解,在这起具体的交通肇事案中,只可能存在于民事赔偿之中,刑事和解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虚假概念。

事实上,律师披露的“河大车祸案已经和解”,指的就是民事赔偿部分的和解。李启铭的委托代理人与车祸受害人的家人已经达成了民事赔偿协议,并且已经按期履行,这一消息也得到了警方的证实。从这个角度讲,传言并不虚假。

但人们的怀疑也正是在这民事赔偿的和解过程中。确实,按照法律规定,民事赔偿部分双方当事人可以自行和解或者在他人调解下达成和解,这是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很显然,和解的前提是双方当事人的自愿,而不是迫于某种压力。否则,就有强迫调解的嫌疑,有违公平正义。

而律师披露的重点,就是有人向被害人家人和亲友施加了压力,让其接受和解。这一细节,虽然只是民事赔偿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但它直接关系到刑事案件的走向。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刑事案件的被害人或其亲属与被告人达成民事赔偿协议,被告人履行了赔偿义务的,或者被害人或其亲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是可以作为量刑的情节的,司法机关可以据此酌情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更为重要的是,有没有对被害人及其亲属施加压力,直接反映了权力是否仍旧在非法运作。这一点正是人们最为关心的,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成为众人关注的公共事件,其起点正是这种深藏不露、却又无处不在的公权力。

很显然,警方只有针对这一焦点问题作出回应,才能真正解开民众心中的结。是否有人在和解过程中给被害人一方施加了压力,这是一个必须明确回答的问题。

相关事件

  • “我爸是李刚”
  • “我爸是李刚”
  • 10月16晚9点40许,在河北大学新区易百超市门口,一辆牌照为WE420的黑色轿车将两名女生撞出几米远。司机肇事后若无其事,开车到雅馨楼去接女友,回来时被保安的众多学生截获,直到交警赶到将其带走。据目击者陈述:当保安的学生勒令肇事司机下车时,肇事者却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经保定网友人肉搜索,“李刚”确认为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