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开源节流 让我们老有所依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表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据新华社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数字,截至去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比例已经超过了15%,总数超过2亿,65岁以上占总人口的比例已经达到10%。人口众多再加上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要织就一个世界最大的养老网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马凯谈到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的时候说,一方面“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50%,企业觉得负担重;但是另一方面,社保基金收入增长幅度慢于支出增长幅度,这是一个两难的矛盾。

养老领域的“两难矛盾”其实并不止这一个。比如延迟退休的问题,社会上分歧很大,工作岗位、身体状况、经济状况不同的人持有不同看法,而延迟退休又的确可以在较大程度上缓解养老基金的支出压力;再比如养老金并轨的问题,这本是大势所趋,有利于社会公平与公正,但如果在并轨前后增加财政支出大幅度地给公务员涨工资,那么岂不是“背着抱着一般沉”?

诸多矛盾有待破解,这些矛盾说白了就集中在一个字上面:钱。如果社保资金充裕一些,就可以适当降低缴费水平,减轻企业和个人的负担;如果养老基金的收入更多,不存在收支不平衡的问题,就可以让每个劳动者自主选择是否延迟退休;如果有更多的资金支持,还可以尽早实现“多轨合一”,让每一个公民无论身处山区、农村还是城镇,都能享受到合理的养老待遇。

解决钱的问题,无非“开源”与“节流”。据报道,谈到社保基金保值增值的问题时,相关部门表示今后将做好国内投资产品的管理工作,提高股票投资收益。在确保本金安全、不冒险的前提下,用社保基金投资理财,这的确是开源的重要因素之一。与此同时,这方面也不妨更多地关注央企收益。

今年上半年,财政部发文确认提高央企红利上缴比例5个百分点。对此,有专家在做客经济之声广播《央广财经评论》节目时曾表示,总体上来说5%并不高,而且更值得关注的是央企红利上缴后的去向——如果把上缴国家的国有投资企业的利润以及公共税收的一部分、其他非税收入的一部分投到社保基金当中,就会大大缓解养老难题。

前不久,“新华视点”陆续播发“钱去哪儿了”系列稿件,追问土地出让金、各类附加费、涉农补贴、彩票资金等的去向。从养老支出压力大的角度来看,或许和这个问题也有关联。

社会经济发展的终极目标是为了提高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让大家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所以社保基金的收入不能仅仅指望参保企业和个人缴纳的资金。央企、国企的属性是全民所有,所以其收益也应该在更大的比例上与全体国民分享。进一步提高央企上缴红利的比例,特别是进一步提高央企当中“亚洲最赚钱公司”、“世界500强企业”的红利上缴比例,然后优先用于社保领域,这也是“开源”的一个好办法。

与此同时,我们总是在说社保基金的缺口,但具体数目却不是特别明晰。为了促进“节流”工作,有必要让这个账本更明白、更细致。好在上周传来消息,审计署明年将全面审计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我们期待,相关的审计工作能尽快展开,审计结果也可以尽快地公布出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行与管理成本,还有没有进一步压缩的空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