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脱欧难脱,英国社会正陷入分裂

孙兴杰 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脱欧英国来说成为21世纪的难题,特雷莎•梅还在苦战,至今找不到一个为各方所接受的方案。如果再举行一次公投,是不是可以免于脱欧呢?结果似乎也不会那么乐观,在脱欧公投中,伦敦等金融化城市中的精英们还是希望留在欧盟,但是包括伯明翰在内的工业重镇是脱欧的中坚力量。可以说,脱欧公投的结果本身就是英国政治地理的一种呈现,在这一波全球化中的失意者们,也是全球化的抗议者,脱欧其实也是要回到本土。

过去三四十年金融化的发展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重塑了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和职业结构,金融和高技术产业的发展挤垮了原先固定职业的中产阶层,尤其是工业化城市。金融化的过程也是一个去工业化的过程,可以说,产业工人是全球化的失意者,每个发达国家中都存在着“铁锈地带”,美国、英国、法国等等都是如此。在现有的经济框架之下,这些失意者们看不到改善的希望,一种对现有体制的反向运动就开始了。英国作家保罗•梅森说,“脱欧投票最激烈的地方是英国的小镇,在这里,工人阶级文化的残余现今变成了一种‘身份’,其主要特点是反抗,不仅反抗全球化,而且反抗自由的、跨国的、其曾经促进的以人权为本的文化。”

经济结构的变化,以及移民政策的开放,数百万人进入英国,尤其是东欧国家,这些移民不仅到伦敦这样的大都市,也到了英国的小城镇。新移民群体的要求并不高,大大压低了当地用工的成本,其实造成了对当地人就业机会的挤压。多元主义只是一种梦想,大量移民的进入,打破了当地人口结构,从而成为一种异质性的力量。经济的不景气,社会之间的摩擦,传统社区出现了断裂,基于对“他者”的恐惧和反抗,收紧移民的入口就成为共识。

与伦敦金融城这样世界金融网络核心节点不一样,衰败的工业化城镇中的人们与这个快速资本化的世界之间越来越有隔阂,甚至分属不同的世界。一个全球化的英国与一个强调本土的英国之间出现了断裂。法国学者布鲁诺•拉图尔说:“这个国家一直致力于将欧盟打造成一个巨型店铺,可正是这个国家,在面对从加莱涌来的数千名难民时,突然头脑发热不再玩全球化的游戏了。它退出欧洲,也退出了历史,迷失在早已没人相信的帝国大梦中。”脱欧也不一定是头脑发热,而是既有的政治经济模式的失败,建立在理性经济人以及理性选民假定之上的叙事模式出现了断裂,因为它没有解决人的情感以及灵魂的问题,恐惧也是人的本性之一。

面对移民浪潮的冲击,尤其是在经济增长前景并不明朗的时候,恐惧与怨恨就会上升,并且成为政治中的主要因素。脱欧谈判两年多时间里,英国人的生活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呢?更重要的是,脱欧已经改变了英国政治的主要内容,从设想变成了事实。(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3_19971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