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日秘密交易,让731部队成员逃脱审判

8月15日,“二战”日军宣布投降纪念日,哈尔滨社科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正式公布了研究成果“美国解密日本细菌战档案资料集”。

资料集背后隐藏着秘密。哈尔滨社科院专家杨彦君介绍,战争结束后,美日之间进行了秘密交易,美国以豁免731部队成员战争责任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人体实验、细菌战等核心数据。正是在美军的操作下,部队长石井四郎等众多细菌部队成员没有走上法庭。这种审判缺失,为后来中国细菌战受害者的诉讼、日本对“二战”罪行的反思等都带来了严重的消极影响。

美苏争夺细菌战情报

从哈尔滨市区南行大约20公里,来到平房区新疆大街21号,就能看到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这个如今人人可以参观的历史遗址,在当年日军占领时期,却是神秘的军事禁区。以此地为核心,8公里半径范围内,飞机不能在上空飞,火车经过时也要放下窗帘,乘客不能窥视。

走进陈列馆大院,能看到长达170米的731部队本部大楼,在731部队败退前被烧毁,解放后修复。本部大楼内展出了石井四郎向美军提供的有关鼠疫菌的“Q报告”。这是一份有关细菌实验的重要文件。这样机密的文件,当年美军到底是如何获得的?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美苏开始争抢日军细菌部队的资料和人员。双方关心的是谁先把最新的武器情报弄到手。“当时是一个冷战的框架。”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长期研究日军细菌战的王选说。

事实上,苏联的行动给了美方巨大的压力。苏联出兵东北后,在关东军战俘中找出100多名731部队成员。1949年年底,苏联在伯力对12名日本细菌战犯进行了单独审判,审判内容编辑成《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出版。“这本书在世界发行,西方国家认为是宣传。后来看内容是可信度很高的。”王选说。伯力审判进行了6天,12名日本军官受审,但判决轻微。原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只判了25年徒刑。

苏联还审讯了在日本被美军控制的731部队成员。1947年3月21日,华盛顿联合参谋部回复麦克阿瑟的电文,准许苏联审讯美国掌握的细菌战专家,“但必须指示日本专家不得向苏联提及美国在这个方面的问讯情况。”

苏联后来把俘获的日军细菌战技术人员运到了莫斯科。“苏联细菌战研究中心就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了,建筑也是按照731部队的图纸建立起来的。”王选说。来自苏联的情报竞争,是促成美军与731部队达成交易的重要因素。

石井四郎配合美国调查

美军对日军细菌部队的关注较早,行动迅速。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介绍,731部队另一任部队长北野政次,战争结束被扣留到中国南部地区,押解到上海。但在中方没有确认北野政次的罪行之前,美国已经掌握了他的情况。“美国专门派飞机把他从上海的监狱提到了日本。”金成民说。

战后,在日本的美军陆续收到了日共等提供的多种日军细菌部队的情报。1945年9月,美国迪特里克细菌战专家桑德斯调查了731部队情况,写成《桑德斯报告》,获悉了细菌战实验、野外人体实验等关键情报。

美方并非一开始就想与日军细菌战部队达成交易。1946年1月6日,美国国防部的意见是对七三一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应予以逮捕并审问”。

1946年2月,美国汤普森中校对石井四郎进行询问。当时东京审判已经开始,石井四郎有走上审判席的可能性。哈尔滨市社科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专家杨彦君的《掩盖与交易:二战后美军对石井四郎的调查》分析,石井四郎短期内就积极配合汤普森调查,应是得到了“不会作为战争罪行证据来使用”的某种暗示。而美军与日军细菌部队达成交易的前提,就是细菌部队成员免于被起诉。1946年4月,美军掩盖日军细菌部队的意图已经明朗。东京审判首席战犯检察官基南未对石井四郎等人提出起诉。

1947年4月17日,美军参谋二部发给盟军总司令部的函文,针对细菌部队的调查谈到,“未获得参谋二部的许可,不得采取继续旨在追加起诉的调查或公布调查内容的行动。这是最高司令官以及陆海空三军参谋长亲自下达的命令。”最高司令官指美国总统杜鲁门。

美军掩盖日军细菌部队的目的即顺利获取核心数据。1947年5月6日,远东司令部给美国国防部发了一封急电,提及“到目前为止,通过问讯,利用日本对苏联的畏惧以及同美国合作的愿望获得了报告书。大部分资料包括珍贵的人体实验、细菌战技术资料,以及细菌战毁灭农作物的研究资料,或许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从那些不希望遭受战争罪行审判的日本军人那里获得。”

1947年6月6日,远东司令部法律事务部回复美国国防部的电文提到,“石井四郎的部下既未受到任何战争嫌疑犯的控诉或监禁,也不存在指控他们的充分证据。”“时至今日,我们的盟国并未对石井四郎或其同伙的战争罪行提出指控。”

掩盖还体现在对媒体的干预上。

1946年1月,《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了细菌部队做人体实验的事。这惊动了美国当局。美国情报人员来到了美联社驻东京分社,要求不要泄露有关美军关注石井的事。

美国学者哈里斯的《死亡工厂: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记载,1946年4月之后,有关日本细菌战犯罪的公开报道都被密封了,“这个主题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结束后很久,都一直没有在美国媒体作为公开讨论的话题。”

掩盖产生“后遗症”

在七三一部队的死亡工厂,从1939~1945年,至少有3000人在实验中被杀戮。由于核心资料的缺失,中方受害者家属长期以来无法寻找到亲人的下落。

现住长春市的李凤琴,其父亲李鹏阁当年就被“特别输送”到死亡工厂遭实验残杀。家里人长期不知道他的下落,李凤琴说,直到1998年,家里在报纸上看到731部队残害致死名单,才开始从这个方向寻找。2006年,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终于发现了李鹏阁的名字。原来,1936年李鹏阁从奉天铁道学院毕业后,在牡丹江火车站用电台接听日方信息,传递给共产国际。1941年春天被日军宪兵队发现被捕后,他拒绝了日军的争取,后被送往731部队的细菌实验室。

美军掩盖日军细菌部队,牺牲了曾为战俘的美军士兵的权益。二战期间,部分美军战俘关押在日军奉天集中营里。王选说,自己和一些日本研究者倾向于相信日军细菌部队对美国战俘做过实验,“日文材料记载,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即731部队)的军医曾到过奉天集中营。”“但是战争结束后,美国战俘回国都要签署文件,发誓不讲在战俘营里遭受日本人虐待的事。”

“上世纪70年代,华侨已经向美国政府要求公开731部队的档案了。美国在80年代就有听证会。”王选说,“1998年,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在美国举办了七三一部队展览。”

随着美国陆续公开日军细菌部队档案,1994年,美国学者哈里斯根据解密档案等出版了《死亡工厂: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这是一本全面反映美国掩盖日本细菌部队的著作。1999年,美国历史频道播放了关于七三一部队的纪录片,讲到了美国掩盖日本细菌部队的事。随后,《纽约时报》对这一主题有整版报道。

但当年在美日秘密交易的背景下,细菌部队成员逃避了审判,也长期“逃离”了史书。我国国内的日军细菌战史实被长时间“遗忘”。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731部队不但在内地教科书没有,在很多权威辞典中也是空白。1988年档案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革命史辞典》,没有731部队的记载。1988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的《大学历史词典》,1987年延边人民出版社的《文史知识辞典》,1985年上海辞书出版社的《世界历史词典》,也都没有这一词条。

金成民介绍:“我们对细菌战掌握不够,没有顾及这方面内容。抗战结束后焦点是南京大屠杀,‘三光’政策。教科书很简单,提到典型的暴行不是很充分,1980年代,我们还没有进入到细菌战研究的层面上来。但作为日军暴行最典型的代表,应该体现这方面的内容。”

由于731部队成员没有进入审判,日本对细菌战的反思越发消极。金成民介绍,日本教科书版本很多,有的讲到了731部队,有的没有讲,“过去介绍731部队的课本多,现在越来越少了,有意淡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