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冰桶挑战”已成买椟还珠

随着“冰桶挑战”的迅速商业化、娱乐化、秀场化,其善款募捐效率继续低位徘徊,“廉价名人秀”的色彩却越来越浓厚,而这种趋势在其传入中国后,则显得变本加厉。

“冰桶挑战”在中国变成一个新闻热点、一种突然流行起来的时尚,似乎不过几天的事,但也就这么短短几天工夫,这个据说原本被赋予“爱心慈善接力”的活动,在中国多少变成令人反感的作秀,有些人甚至高呼“再不要看到相关消息”。

何以如此?是“冰桶挑战”在传播到中国后“橘逾淮为枳”,行为变了味,还是中国国情特殊,公众接受度有异?

事实上这项突然流行起来的为ALS患者“渐冻人”捐款的“慈善秀”,从诞生至今不过大半年“寿命”,最初虽然系新西兰一家癌症协会的临时起意,成为网络流行,却始自电视秀场主持人马特·劳尔。第一位接棒的是一名高尔夫球手,此后虽然有许多普通人参加,但大红大紫的都是盖茨、扎克伯格、詹姆斯、贝克汉姆、杜兰特等名字,固然起到了一定的慈善宣传效果,却也在很大程度上给人以“名人狂欢”、“富人炫富”和“眼球秀”的印象。

冰桶挑战规则规定,接受挑战者要么自己淋冰水,要么捐出100美元,被点名挑战的名人唯恐失却脸面,一般也会接受挑战或者乖乖交钱。但正如许多批评者所言,既然这是一场“无组织无纪律”的秀,捐不捐、捐多少,自然全看参与者“人品”。据报导,最初尚未变味走样的冰桶挑战,新西兰某癌症协会一个月的募款总额不过12万新西兰元,这样的数额,一个小慈善募捐活动也许几小时就能搞定。此后传递“冰桶”,唯恐世人不知其“正慈善中”的更是非富即贵,可谁知道他们作秀“谋杀”众多媒体版面和网络空间后,到底贡献出几许善款?够交泼出去的水费吗?

即便在欧美,这种突出名人和眼球、轰动很大、收效却不得而知的秀场慈善,对某些提倡普通人行善、日常行善的国家(如加拿大和北欧各国),也是不太受欢迎的。而在中国,短短几天内突然风靡一时的冰桶挑战,在很大程度上更凸显其“炫富”、“爆眼球”的功能,而本就可疑的“慈善”色彩,则变得更加虚应故事。

许多明星、名人和富翁唯恐白白错过这一次廉价赚“点击”的机会,有挑战要上,没挑战创造挑战也要上;更有一些“准明星”、“准名人”跃跃欲试、迫不及待。正如不少批评者所指出的,“冰桶”如此挤占热点空间,但泼冰水、赚眼球的名人们随着冰水泼出的善款,数量却并不突出。很显然,这些“冰桶人”从“冰桶效应”中得到的,远多于其付出的,给人的感觉,仿佛一群暴富者花100美元,便买了张廉价上镜的头等包厢票,公众迅速从好奇变作反感,也就在情理中——更何况某些既想获得“冰桶效应”又豁不出去感冒打喷嚏的主,据称还偷偷在冰水里做手脚。

按照新西兰人最初的构想,慈善募捐是“珠”,“冰桶挑战”不过是装“珠”的“椟”,通过各种手段,达到善款募集效率的最大化,才是任何一种慈善募捐行为最根本的目的和意义所在。随着“冰桶挑战”的迅速商业化、娱乐化、秀场化,其善款募捐效率继续低位徘徊,“廉价名人秀”的色彩却越来越浓厚,而这种趋势在其传入中国后,则显得变本加厉。当“冰桶挑战”变作买椟还珠时,在大热天连用水用电都要精打细算的普通人,凭什么要陪着一群非富即贵、却为了一张廉价“抢镜门票”不惜往自己身上浇大桶冰水的人发疯?

相关事件

  • “冰桶挑战”
  • “冰桶挑战”
  • 7月4日,新西兰一个癌症协会发起了“冰桶挑战”的活动,通过自己向头上“淋冰水”,显示对身患癌症的病人及其家属的关怀和支持。游戏在经过美国职业高尔夫运动员Chris Kennedy之后,演变成要么给自己头上淋一桶冰水并传递,要么向ALS(肌肉萎缩性侧面硬化病)公益协会捐款。短短两周内,游戏从美国波及欧洲,美国政界、科技、体育界大佬们纷纷加入其中。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做出回应:不会给自己头上淋水,但将捐款。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