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俄罗斯和北约,“翻脸”容易“开火”难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俄罗斯和北约的缘分要玩完,本来双方就是你争我斗的孽缘。

4月15日,俄罗斯副外长亚历山大·格鲁什科在接受俄新社采访时称,俄罗斯已经全面停止与北约的军事和民事合作。他强调,北约拒绝了对俄关系的积极议程,因此俄罗斯和北约“断绝关系”责任完全在北约一方。

北约和俄罗斯关系恶化,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因素。

就前者而言,北约是美苏“冷战”的产物。苏联垮了,华约也瓦解了。北约并未随着华约的解散而消失,而是调转枪口对准了俄罗斯。因此,虽然北约和俄罗斯建立了“和平伙伴关系”计划,俄罗斯却是北约最大的假想敌。

就后者而论,北约和俄罗斯的“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和平”勉强,“伙伴”难做。而且俄罗斯和北约也曾多次中断关系,譬如1999年北约轰炸南联盟和2008年南奥塞梯冲突期间。最近的一次是2014年,因为乌克兰内战,北约对俄实施制裁,并中断和俄罗斯的军事和民事合作。乌克兰内战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让北约意识到了二战以后迫近的“俄罗斯威胁”。同时,北约内部也陷入混乱,美国对北约伙伴国防开支也提出了具体要求。伴随着北约东扩,追求“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不愿意为扩张的北约保护伞耗费更多军力财力资源。在此情势下,北约要求成员国10年内将防务开支提升至各自GDP的2%。北约东扩到俄罗斯“一米线”,对俄罗斯产生了战略压迫感;乌克兰危机又让北约的欧洲国家感受到了来自俄罗斯的“西进”威胁,双方自然会发生碰撞。

4月初的北约峰会,向俄罗斯发出了更紧迫的信号。北约加大了在北海的活动,加大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合作力度。若两国加入北约,北约前沿阵地将推进至俄罗斯国境线,没有了地缘缓冲空间,俄罗斯处于北约强大军力的虎视眈眈之下。按照2018年的军费开支,北约成员国防务开支超过万亿美元,是俄罗斯的22倍。未来10年,若按成员国国防开支提升到各自GDP的2%(特朗普的要求是4%),俄罗斯和北约的军力对比更是悬殊。这意味着,俄罗斯不仅面临着来自北约现实的威胁,十年后的威胁更甚,俄罗斯或将无还手之力。

引发俄罗斯和北约中断关系的导火索是,北约和乌克兰举行了海上联合军演,这场持续8天(4月5日-13日)的军演,和俄罗斯同期举行的海上军演形成“打擂对峙”。黑海很小,这样的军演就变成了不小心就擦枪走火的危险游戏。

北约已经成立70周年,也拥有了30个成员(包括刚刚签署北约议定书的马其顿),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强调北约是“有史以来最强大、最成功的联盟”。但对俄罗斯言,北约越强大对俄罗斯的威胁越大。因此,俄罗斯必须反击,要让北约知道俄罗斯的立场,特别是让北约明白俄罗斯“卧榻之侧”的安全关切。俄罗斯可以让北约东扩至前南的某些国家(如马其顿甚至黑山),但不能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纳入北约麾下。对于北约在黑海和乌克兰的联合军演,俄罗斯只能通过中断合作的方式向北约发出警示信号。

北约和俄罗斯在军力上显然是不对称的,北约更强大,但在凝聚力和战斗力上北约未必强于俄罗斯。北约是个庞杂的政治军事同盟,美国和欧洲成员在防务开支上存在矛盾,北约成员国土耳其甚至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从北约对俄罗斯的制裁看,美国和欧洲成员国也各怀主意,难以形成遏制合力。在吸纳乌克兰问题上,北约内部也存在严重分歧。因此,北约军力虽然强,但不过是抱团取暖的安全保障;俄罗斯却可凝聚国家力量,以战斗民族的意志和北约对抗。

从长期看,俄罗斯和北约发生擦枪走火依然是小概率事件。一方面,北约内部并不团结,很难形成一个对付俄罗斯的有力拳头。美国要北约成员国多出安保费,法国要建欧洲军,德国认为美国“抽干欧洲血液”,德国《明镜》周刊甚至强调要重新考虑北约存在的意义。另一方面,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北约成员国内部也有不同看法,尤其和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德国,和美国主导的强势制裁不同步。英法德三国领导人也积极为俄罗斯与乌克兰的矛盾斡旋。他们担心北约压逼俄罗斯太甚,会使欧洲大地再起战火,欧盟不愿重演两次世界大战的悲剧。此外,北约的欧洲成员也不愿将乌克兰纳入北约,引起俄罗斯的愤怒反弹。

俄罗斯和北约,翻脸容易开火难。对峙、谈判、和解,这种危险但不开火的游戏会继续下去。(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4_20491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