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内塔尼亚胡时代或将终结,以色列何去何从?

丛培影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带一路”与青年研究所秘书长,以色列海法大学亚洲研究系博士后

日前,以色列第二轮议会选举初步结果揭晓,甘茨领导的中间力量蓝白党略微领先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利库德集团。由于两大政治力量都未能获得议会半数以上席位,且双方都很难单独完成组阁,以色列可能再次面临组阁难题。

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已向蓝白党领导人甘茨和以色列家园党主席利伯曼发出呼吁,组建一个大的联合政府。但甘茨以内塔尼亚胡涉嫌腐败为由,拒绝与利库德联合组阁。

内塔尼亚胡何以成为政坛常青树

以色列实行的是议会制,总统虽然是国家元首却“统而不治”,总理掌握实权,领导内阁制定国家大政方针政策。从2009年开始,内塔尼亚胡已经连续10年担任以色列总理一职。这在多党议会制的政治框架下并不多见,无怪乎外界将内塔尼亚胡称为以色列的政坛常青树。可以说,内塔尼亚胡能够领导利库德集团长期执政,与其个人能力存在密切关联性。

首先,内塔尼亚胡有极强的政治整合能力。在多党制体制下,很难出现一党在议会获得过半议席,单独完成组阁的情况。现实政治要求大党领导人必须联合其他小党组建联合政府。内塔尼亚胡在政坛打拼多年,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从政经验,能较好地弥合不同政党之间的政见分歧,总能在选举之后快速组建右翼联合政府,这是其他政党领导人难以企及的。

其次,内塔尼亚胡推行强势政策让选民产生安全感。内塔尼亚胡当政10年,其内外政策具有很强的延续性。具体可以归结为以下几方面:一是强调安全第一;二是反对巴勒斯坦建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实施强硬政策;三是扩建定居点,并承担安全责任;四是经济上推行自由化改革;五是外交上与美国保持密切合作,坚决反对伊朗。总体上讲,这些政策的核心还是以安全为中心,这符合了大多数以色列民众的现实需求。

第三,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关系良好。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美以两国领导人的相互示好、密切合作成为一种常态。毫不夸张地讲,放眼全球,真正能够搞定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领导人只有内塔尼亚胡。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退出伊朗核协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等一系列的重大声明和决策,一定程度上都受到内塔尼亚胡的影响,也都是给内塔尼亚胡站台打气的实际举措。内塔尼亚胡本人也将他与特朗普的个人关系作为竞选的“卖点”。

政治强人难以避免退出历史舞台

今年4月,以色列已经进行了一次议会选举,选举结果是右翼阵营获得65席,中左翼阵营获得55席。然而,内塔尼亚胡却无法弥合右翼阵营内部的巨大分歧。分歧主要来自前国防部长、以色列家园党主席利伯曼和几个宗教党之间的不同政见。

利伯曼要求组建的政府必须提出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服兵役的议案,此举遭到宗教党的反对。为了避免将组阁权拱手让给甘茨,内塔尼亚胡提请总统重新举行大选。

事实上,右翼阵营内部的政见分歧反映的是以色列社会世俗力量和宗教力量的巨大分歧。世俗力量对宗教政党进入右翼政府把控重要职位推行“宗教优先”政策感到十分不满,认为这些政策已严重干扰了其日常生活。

内塔尼亚胡对巴勒斯坦的强硬政策也受到一定非议。很多以色列人认为政府的强硬政策虽然给人信心,却没有真正改变以色列国内的安全形势,哈马斯等巴勒斯坦武装力量依然使以色列人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

真正压倒内塔尼亚胡的还是他本人受到的腐败指控。目前,内塔尼亚胡面临三起涉嫌贪腐的指控,虽然他全部予以否认,却成为反对党攻击他的“靶子”。由于内塔尼亚胡推行的自由化经济政策,不同社会阶层的贫富差距严重拉大,加之物价水平始终维持高位,以色列民众对腐败和特权几乎是“零容忍”。内塔尼亚胡的贪腐问题加之其独断专行的行事风格,使外界对其不满程度在不断增加。在多重压力之下,政治强人内塔尼亚胡很可能被迫退出历史舞台。

“后内塔尼亚胡时代”内外政策变化不大

目前,以色列的组阁难题在短时间内还很难取得突破,左右翼政府几乎都难以出现。由于家园党和宗教党的分歧无法弥合,内塔尼亚胡成功组建右翼政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中左翼阵营因未能获得半数席位,甘茨也无法组建中左翼政府。因此,蓝白党和利库德集团组建大联合政府似乎成为唯一选择。

由于甘茨明确表示不接受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最大的可能是利库德集团放弃内塔尼亚胡的领导与甘茨组建联合政府。内塔尼亚胡本人不能继续担任总理,将意味着“内塔尼亚胡时代”的终结。

“后内塔尼亚胡时代”以色列内外政策的变化都不会太大。大联合政府组建后,宗教力量很可能被排除在外,以色列国内的世俗化进程会加速。新政府在处理与巴勒斯坦关系时,也会由强硬转向趋于缓和,这实际上是对选举结果的反思。

备受关注的美以关系几乎不会发生较大变化。无论谁成为新总理,以色列都会继续保持与美国的密切合作与紧密团结。特朗普此前表示,他将与任何赢得以色列大选的人合作,不论下一届以色列政府如何,美国的态度都不会改变。

由此也可以推断,一旦以色列新政府组建完成后,美国将迅速公布关于巴以问题“世纪交易”的一揽子方案。此外,对抗伊朗是以色列国内少有的共识,未来美以合作对抗伊朗的政策也不会发生改变。总体而言,内塔尼亚胡当政十年来对以色列国内政治气氛的营造使新政府很难在短时间内对政策作出大的调整与改变。(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4_21421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