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防止“成长陷阱”首先要打破垄断

中国网观点中国独家采访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晓晶

观点中国:中国经济的车轮已快速奔跑了30年,但去年以来,经济增速呈现逐级缓慢下降态势,这一原本经济发展中的平常之事,却引起国内外经济界的广泛议论。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晓晶:宏观经济我觉得比较简单,去年下滑,今年还下滑,在一、二季度可能还是一个下滑的态势,大概2012年年中以后有可能会有一个回升,总体来讲全年不会硬着陆,8%到9%肯定是有保证的。但是我们有下滑的风险,增长方面对中国而言不是最根本的风险,要关注的还是金融风险包括房地产风险等等,要使得它可控。

观点中国:中国社科院此前发布报告称,中国已跻身“中上等”收入国家,但是在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后半程中将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那么我们要怎样面对这样一个“成长陷阱”,实现“又好又快”的发展?

张晓晶:如何防止“成长陷阱”,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中等收入陷阱”类似这些问题,我觉得要回到一开始讲的,第一要推进市场化,打破垄断。就是你的产业竞争力从哪儿来,只有打破垄断了,中小企业都进来了,大家都在一起竞争的时候,你才能起来。无论是实业还是金融都要打破垄断,我们金融那是虚的,它获得的那些利润都是利差,坐那儿收钱,食利者阶层,这是典型的,这样在国际上是没有竞争力的。

第二就是创新。创新从哪儿来,不打破垄断怎么创新,我如果坐这儿能挣钱我就不会创新,坐这儿不能挣钱的时候我才琢磨琢磨,这样创新才来,也是打破垄断才有创新。当然我们说国家要支持,但是更多的是要市场激发活力。

第三是收入分配,城乡差距必须解决。这么多年,从来都是“一号文件”强调有关农村的政策,那就是说农民是最弱势群体。你得让农村真正发展起来,包括投票权,包括农民工的身份,真正的权益,真正给农民权利的空间。另外政府要更多地考虑政府、企业、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格局。政府每年那些税收干什么,这一块需要做出平衡,让更多支出属于民生的支出,这是在分配方面可以做贡献的。

第四我觉得在中国的高速增长过程中,积累了很多风险,我们要防止外部冲击。很多最后出差错的情况是外部冲击,一下子给它冲跨了。拉美债务危机、亚洲金融危机,这些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外部冲击都是导火索。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记者/戴丽丽 毅鸥)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4_3571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对话
  • 对话
  • “策论”是新版观点中国的全新栏目,通过与各领域权威专家、学者,以及业界精英面对面的交流,力求以独特视角,深入挖掘、解读当前国际国内重大新闻事件,希望在思想电光火石的碰撞之间,“汇众策 论天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