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对阿富汗为何欲走还留?

武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8月21日晚间发表全国电视讲话,阐述长达16年的阿富汗战争新战略。特朗普表示,美国必须继续在阿富汗进

行战斗,以防从阿富汗迅速撤军带来“可预测和不可接受的”结果。但他没有公布具体的派兵计划并声称对阿新战略无时间表。

早在2012年,特朗普就在推特上表示,“是离开阿富汗的时候了,美国在为恨美国的人建设道路和学校,这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竞选期间,特朗普关于阿富汗问题虽然承诺会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暴力,但又表示不愿意派军到阿富汗。直到前不久,特朗普国安团队被曝出存在增兵、撤军和战争“私有化”的意见分歧,导致阿富汗新战略难产。

可以看出正如特朗普所言,他本能的感觉是从阿富汗抽身,但坐在椭圆形办公室做决定“非常不同”。特朗普强调美国不会开出“空头支票”,也不会参与国家建设,更称不会再利用军事力量在外国建设民主,其实更像是在为其重复前任的增兵做法以及违背“美国优先”的竞选承诺作辩解。

特朗普在讲话中将美国无法对阿富汗放手的主要原因归结为三大核心利益。第一,必须寻求体面持久的结果,对得起美国在阿富汗的巨大牺牲。据CNN报道,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特朗普,这场战争已经夺去了近2300名美军士兵的生命,耗费了数十亿美元,但是却战果平平。

阿富汗因地缘战略地位重要称为“亚洲心脏”,在历史上也曾多次遭受强敌入侵,然而近代以来从英国到苏联,却没有一个外来征服者能长久留在阿富汗。在美国看来,最终实现从阿富汗全身而退,不仅将破除“大国坟墓”魔咒、彰显自身实力,而且还将证明其能够改造一个所谓的“失败国家”。

第二,迅速从阿富汗撤离的恶果可以预料,美国不会接受。特朗普所指的恶果是一旦美军撤离,除了塔利班卷土重来,“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也会趁机坐大,阿富汗将重新回到9•11之前的状态。事实上,特朗普之所以将本不在其优先政策议程的阿富汗问题提速推进,正是因为急剧恶化的安全形势。2016年,塔利班实际控制和影响了阿富汗400个社区中的171个,政府控制范围则从72%下降至57%。与此同时,据称有十五个恐怖组织派系在阿富汗争夺影响力,而“伊斯兰国”近2年的渗透地域已覆盖阿富汗全国。

美国当年以反恐之名发动阿富汗战争,自然不会任由越反越恐的局面发展。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6月在世界和平论坛上指出,美国把极端主义作为一种工具。对美国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借助反恐完成军力部署进而对地缘政治施加影响。

第三,美国在阿富汗和南亚地区的安全威胁“非常巨大”。如果说特朗普在前边已经提到了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那么这里所说的“非常强大”的安全威胁显然意有所指。作为阿富汗的近邻,中俄出于打击恐怖主义和维护国家安全需要,逐步加强了与阿富汗在各领域的合作,积极协助其完成“三重过渡”的同时还大力推动其国内和平进程。不仅如此,已是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的阿富汗,正申请成为正式成员国。

但中俄在阿富汗影响力的提升并非美国所乐见,而持续推进的区域经济合作也可能动摇美国维系军事存在的基础。美国一直利用在阿富汗保有的政治影响和军事存在对中俄形成战略牵制和威慑。2016年5月,美国突然出动无人机斩首塔利班首领曼苏尔,致使中方力推的旨在重启阿富汗和平进程的巴阿中美会议无果而终。2017年4月,美国向阿富汗投放被称为“炸弹之母”的大型空爆炸弹当天宣布,不出席第二天在莫斯科举行的有中方参与的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可见,美国通过搅动阿富汗局势向中俄等周边国家宣示主导权和存在感的用意已相当明显。

除此之外,特朗普阿富汗新战略中对于印度的倚重和巴基斯坦的敲打引人关注。特朗普明确表示希望印度在阿富汗发挥更大的能力来帮助美国,此举可以说是继邀请莫迪访美、提交支持印度“入常”提案、与印度举行联合军演之后又一拉拢印度的举动。这一系列动作在中印陷入边界对峙之际显得非比寻常。同时,特朗普警告称如果巴基斯坦为恐怖分子提供庇护,该国将“损失很多”。众所周知,印度与巴基斯坦存在领土争端和民族宗教矛盾,阿富汗也是这对老冤家的竞争舞台。特朗普公开“选边站队”的做法无疑会激化双方矛盾,阿富汗局势随之也将不可避免的受到冲击。对于美国这种破坏阿富汗和平、挑起地区纷争而从中谋利的行为,中俄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5_17041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