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度重视”为何总是迟到?

新学期刚开始,为了给一个招商引资项目让地,兰州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小学却面临被拆迁的命运,此事经媒体报道后立刻被紧急叫停。(9月2日中国之声)

兰州这所百年小学,暂时算是保住了。经媒体报道后,拆迁立刻被紧急叫停了,这当然是当地政府和领导的“高度重视”在效果上的立竿见影。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前些时候《人民日报》征集“最反感官话”时入选的“高度重视”,还包括“亲自过问”、“现场指挥”、“积极、及时、立即、确保”等等。但是,老生常谈的“最反感官话”,并没有因为入选、被骂而降低了使用频率。我们几乎在每起公共安全事件中,都能听到这样的官话。

“最反感官话”也几乎成了官员面对重大公共安全危机的一顶“安全帽”。然而,出了大事,无论官员怎么用高八度的嗓门一口一个“高度重视”、“亲自过问”,都已经是“迟来的爱”,于事无补。

上海“8·31”液氨泄漏事故,已经造成15人死亡、5人重伤、20人轻伤。事故原因初步查明,直接原因系公司生产厂房内液氨管路系统管帽脱落,引起液氨泄漏。这起事故发生在吉林宝源丰禽业公司液氨泄漏爆炸导致119人遇难重特大安全事故后的两个多月。如果上海有关部门确实出于“别人亡羊我补牢”的安全自觉和责任担当,对安全隐患排查工作真的“高度重视”,也还为时不晚,这起事故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层层的“高度重视”却没能够拧紧一个液氨管路系统的管帽。迟到的 “高度重视”,更容易让人联想到“重视”者的目的或许只在有意为自己事后规避追责创造条件。

回到“百年小学险些被拆”事件上来,媒体一曝光,领导一“高度重视”,小学就保住了,这很让人生疑——对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小学的保护,如果历届政府真的“高度重视”,那小学早就应该是重点保护单位了,哪里还会有被拆的可能?“高度重视”的迟到,其隐情只有官员知道。

今天,迟到的“高度重视”,已经成为一些官员应对公共事件的“口头禅”。在公众眼中,这样的“高度重视”口惠而实不至,继续沿袭、强调下去,只会徒增反感,还是多些实干为好。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