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勇为”还得“智为”

据报道,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近日表决通过了新的《江苏省奖励和保护见义为')">勇为人员条例》,于2019年1月1日实行,1995年通过的条例则同时废止。条例中对见义勇为人员重新进行界定,将“不顾个人安危”表述删除,见义智为被加入法条。

修改见义勇为标准,鼓励“见义智为”,强调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既肯定大义凛然、不怕流血牺牲的见义勇为,同时鼓励、倡导科学、合法、正当的见义智为,体现对个体生命的尊重,符合现代社会以人为本的原则,舆论普遍表示赞同。

实际上,在前些年就有一些地方这样做了,比如,武汉市在修订见义勇为相关的奖励和保护的条例,也将“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删除,“同违法犯罪行为做斗争”被修改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倡导“见义智为”。

这样说,并非是不要’勇为”了。“见义勇为”,是我国的传统美德。当别人遇到危难,有正义的人都应当勇于站出来,“路见不平一声吼”,不逃避,不袖手旁观。孔孔子说:“见义不为,无勇也。”“勇”,根源于“义”。一个人所以能见义勇为,而不是“不为”,就因为心中有“义”,有社会责任感,有人溺已溺、人饥已饥的宽广胸怀。见义勇为,永远是社会需要大力弘扬的一股正气。

由于见义勇为的行为,多显现在应对歹徒或险情的紧急时刻,往往交织着刀光剑影、火烧水淹,内中充满着人身安全的危险。多年来,因见义勇为而受伤的人员不在少数,死亡的也不乏其人。见义勇为目的是为了制止犯罪行为或阻止险情发生,把损害降到最低限度。然而,因见义勇为反而加大损害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与提倡见义勇为的目的背道而驰。江苏省新版条例将“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删除,“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修改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并将“见义智为”加入法条,是多年来见义勇为实践、导向不断修正的结果,符合新时代的见义勇为特征,吻合以人为本的精神。

应当说,见义勇为免不了流血牺牲,不过,应尽量减少这种牺牲。正如毛泽东所说,有奋斗,就会有牺牲,但要避免不必要的牺牲。这就提出一个问题:见义勇为固然离不开“勇”,同时要提倡“智”。要有勇有谋,见义“智”为,以最小的牺牲取得最大的社会效果。见义勇为之“勇”,讲的是一种大无畏精神,内中既包括敢于斗争的精神,也包含善于斗争的精神。勇敢从事,并非鲁莽从事。真正勇敢的人,既讲勇,又讲谋。杨子荣是勇敢的,他用智取的方法,以最小的代价,捣了座山雕的老窝。阿庆嫂也是勇敢的,她以智斗的办法,避免了不少牺牲,保护了新四军伤病员。鲁迅说过:“无谋之勇,非真勇也。”鲁迅这句话,是于1933年写给《榴华周刊》唐诃的信中说的。当时,白色恐怖严重,鲁迅提醒唐诃创作作品“必须观察看环境”,不要过于激烈暴露,“反致不能出版”。鲁迅说:“战斗当首先守住营垒,若专一冲锋,而反遭复灭,乃无谋之勇,非真勇也。”这说明,勇士也要讲究策略,讲究智谋,不宜只恁一股热情盲目上阵,以免造成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损失和遗憾。

北京市前几年在修订中小学生守则中,将原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第20条最后一句“遇到坏人坏事主动报告、敢于斗争”,改为“遇到坏人坏事主动报告”。作这样的改动,是因为小学生缺乏对事物潜在危险的判断能力,缺乏在紧急状况下自我保护的能力,敢于与坏人坏事斗争的精神虽然可嘉,但他们挺身而出之后往往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乃至死亡。为了保护他们,不要求他们在遇到坏人坏事时,做他们力所不能的事,这体现了人性的关怀。当然,他们还是要“主动报告”,通知大人来处理,以表明他们的是非观和责任感。这对小学生来说,也是一种见义勇为。

因此,见义勇为,虽要有拔刀相助的勇气,但并非蛮干,要重视智取智斗,要在“勇为”中多多“智为”。在见义勇为中流了血的勇士值得崇敬,没有流血的更值得发扬,不宜单看“情节”是否复杂,不宜以行为过程中的惨烈程度和付出的代价大小论英雄。

当然,提倡“智为”,仍然要以“勇为”为基础。没有“勇为”的前提,抱“莫多事,少管闲”的哲学,做缩头乌龟,也就根本不会有什么“智为”。有个提法:将“勇斗”变“智斗”。意图是要强调在见义勇为中多用“智”,但“智斗”并不能完全代替“勇斗”。还是有智有勇、智勇双全好。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