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就近入学还是发展校车:儿童权益之战

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向社会征求意见日前结束,截至2012年1月11日,共有2818人次通过网络、信函提出7030条意见。公众意见在“就近入学还是发展校车”问题上产生了分歧和激烈碰撞。许多意见提出,解决学生上下学的交通安全问题,应当从源头上采取措施。保障学生就近入学或在寄宿制学校上学,减少学生上下学的交通风险。(1月17日《北京晨报》)

无论“远道上学”是不是孩子伤亡的“罪魁祸首”,但据媒体报道,现实中确实出现了许多因上学路途遥远坐校车过程中发生事故的事实。比如,江苏丰县、甘肃正宁县等校车交通事故,就是由于撤点并校后孩子上学远乘坐后而“早夭”的。惨痛的事实让人反思,为了实现学生“平平安安上学来,健健康康回家去”,到底该就近入学还是发展校车?

这注定是一场激烈的博弈,关于就近入学,相关专家提出了大致两条思路,一则是就近建学校。二则是减少甚至停止撤点并校。观点不可谓不明确,方法不可谓不清晰。但现实中,前者的解题思路基本上是条“绝路”,会走向死胡同——道理很简单,不仅仅牵涉一个地方财政增加支出问题,更重要的是,随着计划生育的推行,农村生源锐减,招生萎缩,自然没必要搞学校再建。所以,实现就近入学就只能寄托于后者身上。

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虽然国务院对农村“撤点并校”明确提出要求:“要注意从实际出发,防止一刀切或一哄而起”。但据教育部统计资料显示,1997年全国农村小学数量为512993所,2009年为234157所,减少学校数合计278836所,总量减少了一半多,平均每天减少学校数量为64所。——赤裸裸的数字表明,撤点并校简直成了农村中小学的一场“集体狂欢”。时至今日,该风依旧吹得凶猛而强烈。

至于原因,我们听到最多的是“集中优质教育资源,提高办学效率,提高教育质量”。但除此外,“减少教育投入”早就成了地方政府心照不宣的秘密。事实上,这一原因的根本来源于制度层面:我国撤点并校的同时启动了税费改革和义务教育体制调整,前者导致县乡财政收入锐减,后者确立了“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政府负责,分级管理,以县为主”的义务教育财政体制。其结果就是,中央不再往农村义务教育投钱了,县乡挑起了教育财政支出的“大梁”。

由是观之,许多地方政府虽然明白“小校并成大校,办大的学校”并不一定符合教育规律,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应该“精耕细作”,而不是“广种薄收”,但在财权与事权不相匹配、荷包减少、吃紧的大背景下,其没有心思去考虑、调研“一所小学多于多少学生应该保留、少于多少学生应该撤销”的问题,只会一股脑地为减少支出而减少支出,能撤则撤,能并则并,更遑论谈“人文关怀、权利权益”了。

毋庸质疑,就近入学PK发展校车是场为孩子的权益展开的激战。而显然,保护孩子的权益,使之免于千辛万苦乃至生命危险去赶路,能顺利、平安地从家门口到达校门口、再从校门口到达家门口,既是教育的良心所在,也是公权部门的职责所在。就此而言,起码我们在设置学校布局和结构机制、明确撤点并校标准、设计教育资源供给机制、重塑中央地方财权事权分配体系等层面,亟待相关部门有所作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6_3251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