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不应避开养老金双轨制说“国际接轨”

在日前人民网发起的一项176万网友参与的民意调查显示,94.5%的人对延迟退休政策表示反对。反对的理由集中在两点:一是延退对政府收入的贡献远超个人所得;二是企业延退相对相对于机关事业单位明显不公平。同一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公开表示,调研推广“延退”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今年下半年或可启动调研程序。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开始在各大网站与论坛上纷纷诟病人社部这一表态有些冷对民意。

对人民网的这个半官半民的调查数字,人社部之前没有直接回应。据15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人社部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网络调查具有一定片面性,上网的人多数比较年轻,某种意义上老人占位子,年轻人压力会很大,网上很难展现出全景的结果,需要对不同行业、单位、层级的人进行调查。”这名未署名的官员还称:一是有专家来函建议,延退是与国际接轨;二是有企业代表称60岁后还能工作,被返聘后劳动关系难以得到保障;三是“部分政府官员提议,从位置上退下来就没啥事情干了。”

人社部相关人士的这一回应,我认为存有一些明显偏颇。当今上网的多数的确是年轻人,但中老年人上网也是常态。况且,年轻人对“延退”的原生态看法,更加关涉这一民生政策是否接到地气。目前机关事业单位的职位原本就那么多,“公考”之难之热已被关注多年,要端上“公饭碗”谈何容易,显然这群反对“延退”的网友中,占绝大多数还是非垄断行业的城镇企业普通职工。这里有组数字可以旁证:近日有媒体称,目前中国法定的五项社保缴费之和已达工资的40%以上,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为北欧五国的3倍和G7国家的2.8倍,东亚邻国和地区的4.6倍。

非机关事业单位的这群劳动者所担负的自缴社保压力,无形中成为他们生活中难以释放的重负。如果以少数包括高级别技术人员、还想在行政岗位干几年的官员作为代表大多数普通劳动者的心声,这势必让这一政策成为“空中物”。至于说到与国际接轨,我们要先将公民的自缴社保严重越轨的情形予以扭转,同时矫枉失范的社保体系,至少要让机关事业单位的所有劳动者与企业职工缴费比例、缴费金额大致并轨后,才有政策伦理与理由来说与国际接轨的事儿。其实,即便机关事业单位的公职人员个人缴纳收入的40%用来缴社保金,其余下的收入水平还是会高于全国职工的平均收入。

这是因为公务员加事业单位(近年在推行试点改革但仍然还是在原地踏步)总计大概有5000多万人,而这些人在职时不交社保,退休时拿的养老金却是非垄断行业企退职工的几倍。这个上世纪90年代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国家应举合力尽快求解。特别是人社部,更应担负起归还这一历史欠账的主要职责。我注意到,关于养老金并轨的呼声,虽然已经“吼”了N年,但这几天要求并轨的呼声渐烈,但人社部似乎一直绕开该话题去“就延退说延退”。窃以为,这种绕行不妥,不利于养老金“平权政策”的尽快构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6_4381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