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年轻国家”的文化厚重感

仅有200多年建国史的美国,如今已堪称世界文化强国。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历史不算悠久的美国,却偏偏对历史情有独钟,对文博图览事业深贻厚爱,乃至让人徜徉其间,常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历史文化遗迹邂逅,恍如沉浸在人类社会纵深衍进的历史长河之中。

美国是一个年轻的移民国家,但在它高度现代化的背后,不仅能够领略欧洲的骑士精神与绅士风度,还得以目睹拉美文化的倩影,体悟东方文明的博大……这种感觉,常会使人忘记这是在美国,以为正穿越遍布玄秘与古奥的世界历史长廊。

何以如此?这与其文化浸润所造成的环境与氛围不无关联。仅有3亿人口的美国,竟有11.6万座图书馆,人均占有率世界第一。特别是在1.64万座市立图书馆中,尚包括9000个中心图书馆和7400个分支图书馆,大众化阅读越来越成为美国公共政策的方向和基石。与图书馆相比,美国的博物馆、音乐会、文化节和剧院之多、之“活”,在世界上可谓首屈一指。仅纽约就有400多座陈设内容各不相同的博物馆。而在全国的大学中,也广泛分布着700多个博物馆、3500多个图书馆和2300多个剧院。华盛顿是美国的政治中心,这里展览馆和博物馆林立,特别是对中国历代文化、文物和艺术制品的收集与展出,更是精品频现。

诚然,美国没有古代文明,但它却有着极强的对古代文化与文明的认同感与吸附力,并由此而形成了一种深深钤印于社会意识底层的文化自觉。发达的高新科技和优裕的物质生活不仅没有挤占属于文化的社会空间,反而为文化和文明的传播与滋延开辟了广阔的通道,铺设了无限的绿茵,它在使文化与文明成为国家意识之主宰和国民精神之寄寓的同时,更为持续的驱动创新发展开掘了不竭的精神源泉。任何历史文化在本质上都属于全人类,谁能率先和透彻地认识其意义与价值,并以敬畏之心待之,谁就会成为历史文化的受益者。

有一件事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上世纪90年代,我初次造访美国,在旧金山机场大厅和长廊中,竟然看到一长溜陈列着世界各地历史文物的玻璃橱窗。机场大厅可是寸土寸金之地,通常布满密密匝匝的商铺,而这里却成为给人以知识的文化橱窗,岂能不受震撼?

其实,我所看到的并不是特例,只是对美国文化景观的随意瞥觑。不久前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举行会晤的安纳伯格庄园也是一例。它本是一座从沙漠中建起的私人宅邸,其间却不乏丰富的文物收藏。庄园中不但陈列着罗丹的雕塑,还有对毕加索、梵高、莫奈、塞尚等印象派艺术大师们50幅名画的精心复制之作,更有对中国古代陶瓷、唐代雕塑等珍稀艺术品的倾情炫示。特别是在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期间,安纳伯格庄园的展品陈列区还特意举办了明清时期景泰蓝藏品系列展。

文化既是时代的引擎、历史的标识、国家与民族的精神燧石,也是社会进步的内在动力。对于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而言,应以何种情怀呵护、弘扬、传播我们悠久的历史文化,他国之鉴,或可以打开一扇思考之窗,更激发出我们的文化自觉,为中华文化的赓续绵延、永续发展而不懈奋斗。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