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斯诺登能否摆脱“牺牲品”的命运

当今的世界,可能并非好莱坞大片中英雄所崇尚和为之奋斗的那片自由的天地。在个人自由与公共权力斗争、外交和国际权势斗争中,斯诺登能否摆脱牺牲品的命运,恐怕不乐观。

据报道,因曝光“棱镜”项目而获得“民权斗士”和“叛国者”双重身份的斯诺登,离开香港到莫斯科后,将飞往古巴哈瓦那,到达后可能再飞委内瑞拉。从迄今的旅程计划看,斯诺登将在“游历”他认为“安全”的几站之后,最终选择一个最不可能迫于政治压力而将其引渡到美国的国家。

不过,斯诺登历经的国家越多,便意味着他越“安全”。因为这更有利于他给出更多的爆料、引发更多的关注。

斯诺登抵达俄罗斯,这幕戏即将进入“第二季”,接下来或会有新鲜的爆料,也或许会掺杂进其他主题。不管怎样,“斯诺登”这样一个普通的名字现在已成了很多国家政治和外交中的敏感词汇,已经改变了人们对互联网时代的旧有认知。

首先,斯诺登事件表明,互联网正在改写国家的概念和构成。在一个国家内,互联网已经越来越成为政治统治的得力工具,而不仅仅是丰富和拓展个人自由的手段。从“棱镜”项目可以看出,只要美国政府认为有必要,就可以雇佣互联网公司进行数据“挖掘”,甚至包括监视和监听民众的电话通话记录和网络活动。在美国国内,历经几百年才积淀下来的公共权力和个人自由之间的制度边界,一下子变得如此脆弱。

其次,围绕斯诺登事件展开的“互联网外交”,会进一步刺激大国间就互联网安全问题进行深入磋商与合作的兴趣。此次事件中,美国政府以同样的方式和方法对他国政府和公民的活动进行的监视与监听活动,也因为斯诺登事件而公之于众,美国“以己度人”的单边思维惯性又一次直白而彻底地展现在国际社会面前。

再次,仅从“棱镜”项目可以看出,美国情报部门对本国互联网公司的政治操控能力和水平令人担忧。在潜在政治风险极其高昂的情况下,其他国家只能要么独立发展自己的互联网技术,要么在准入方面设置更高的技术或其他壁垒。互联网经济领域本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会离原教旨主义市场经济规则更加遥远。

当今的世界,可能并非好莱坞大片中英雄所崇尚和为之奋斗的那片自由的天地。在个人自由与公共权力斗争、外交和国际权势斗争中,斯诺登能否摆脱牺牲品的命运,恐怕不乐观,而美国政府所一直坚称的“网络自由”原则,也将因这次事件而被打上一个抹不去的耻辱印记。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