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警惕专业协会的行政化

长期以来,文艺领域存在一些不良风气,比如弄虚作假,搞展览的时候请一堆领导人,拉大架势。文艺协会最重要的是它的专业性,它应该是这一领域最专业的学术场所,培养专业人才的地方,学术交流、提高专业水平和专业修养是它最重要的职责。官员进入文艺协会,对协会的职责没有任何意义,反倒会把官场的一些习气带进来。

当然,专业性越强的协会,越不容易让权力渗透。比如美术的技巧性很强,对于官员而言很有难度,画两笔画很难被认可;舞协、音协也很难。

然而,有些专业协会却出现了行政化倾向,一些官员把协会当成安乐窝。有的官员在外面升不了副部级,就到这协会里挂上副部级的职位。

还有各个专业艺术家的协会,里面的党组书记都是厅级,秘书长也是厅级,因为行政化,这些协会有大量的官员职数,这些职数对于官员是个巨大的诱惑。

从协会内部看,因为本身属于事业单位,里面的人在升职时不会考虑专业做得好不好,而是把心思放在了怎么尽快地从科级升到处级,他追求的是官场的东西,和专业的距离越来越远,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行政化为权力的进入提供了通道,之所以协会被行政化,是因为上级部门希望更好地领导。不过,这也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现在我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下面简称“民协”)当主席,致力于民间文化和古村落的研究与保护,日常负责组织这些艺术家,民协的机关也属于党组管理,负责思想政治工作、人事和财务。

工作期间,党组很尊重我的想法,我有什么大的想法也会和他们商量,比如我提出把保护古村落的工作放在协会工作的第一位,党组会采纳我的意见,然后我再开主席团会议讨论,集体认可就可以开展工作了,这些年搭档得很顺畅。

协会去行政化,对文艺市场也是好事。

在民协工作这些年,我发现一个现象,能转化为市场效益的民俗更容易得到政府的扶持,比如宜兴壶、牙玉雕、刺绣。我认识一个年画艺人,因为政府的扶持,前些年价格卖得很高,如今因为不让公款送礼,政府也不再购买这些年画,这位老艺人说去年的年画市场很不景气。但在我看来,权力的退出可以让艺术更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定位,与其扭曲地生存,不如回到最真实的价值上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