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澳大利亚总理访日 日澳走近趋势明显

兰顺正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1月18日访问日本,双方将就签署军事互访协议展开高层对话,方便两国军事人员、设备长期往来、部署。此举预示着未来日澳在安全领域走近的趋势愈加明显,主要动因之一就是联手遏制中国。

对于日本来说,21世纪以来,日本认为亚太地区的政治与安全形势发生了不利于自身的转变:一方面,朝鲜核问题延绵二十多年,成为影响地区安全与稳定的重大隐患,日本认为朝鲜的核扩散行为和导弹技术的进步构成对日本的安全威胁。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中日两国在亚太地区形成政治竞争态势,再加上中日两国的历史积怨,所以虽然最初日本在口头上依然承认中国并不对日本构成安全威胁,但随着近几年钓鱼岛主权归属与海洋权益的争端加剧,日本越来越视中国为对手,因此需要在亚太地区寻找牵制中国的伙伴。

对于澳大利亚来说,随着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扩大,澳大利亚在对华关系上心情极为复杂。21世纪以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政治与经济关系达到了新的高度,同时与南太平洋国家的关系也不断深入发展。尽管中国与澳大利亚经贸关系密切,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但由于两国之间仍然缺乏战略互信,所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发展及未来走向依旧忧虑重重。在澳大利亚看来,中国的发展特别是军事力量的增长必然打破地区的力量平衡,进而产生外溢效应,对澳大利亚形成压力。澳大利亚政府曾在国防白皮书中专门提及中国在地区的发展定位,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感到“担忧”,并将此作为澳大利亚军事现代化建设的潜在原因之一。

同时,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亚太政策的变化,进一步加剧了澳大利亚的“不安全感”。在澳政府2016年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澳大利亚对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抱有高度期待。特朗普上台后将注意力转向了中东,绝口不提重返亚太,在安全领域要求盟友增加分担比例,减轻美国承担的防务压力;在经贸领域则彻底抛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倡议,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立场。这一切让澳大利亚感到“靠山山倒”。澳大利亚政府近期发布的《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明确表述称,“在印太地区,包括东南亚地区,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正不断接近甚至超越美国。”在白皮书的卷首更是直言“今天中国正在挑战美国的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同属亚太国家和美国盟国的澳大利亚与日本一道加强安全合作以牵制中国就变得顺理成章。

无疑,日澳两国加强防务合作会给中国带来不利影响。比如在东海和南海的海洋权益争端上,日澳两国相互支持,向中国施加压力。2013年11月,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批评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破坏”区域稳定,在中日东海问题争端中公然袒护日本,引发中澳外交风波。2016年8月,日澳两国防长在会谈时指责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执行公务是“单方面改变现状、加剧紧张的行为”。2016年9月,在中国和菲律宾新政府改善关系的背景下,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在会谈中对南海问题表示关切,意图影响南海仲裁案后中国与相关国家关系的走势。

而在2017年12月,澳总理特恩布尔以担忧中国影响力干预澳洲政治为理由,宣布将推行新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甚至用汉语叫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要“捍卫澳大利亚的主权”。2018年新年伊始,澳大利亚国际发展与太平洋事务部长孔切塔·菲拉万蒂-维尔斯在1月10日又毫无缘由地指责称,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岛国的基础设施项目不具成效,还附加了不利的金融条款,中国政府正在太平洋岛国建设“毫无用处”的基础设施项目。澳大利亚对华态度的突然变差,很可能与日澳两国持续走近有关。所以对于此次澳大利亚总理的日本之行,中国政府需要给与一定的重视。(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7_17741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