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让中国真正成为文化意义上的"想象的共同体"

吴飞 浙江大学公共外交与战略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在过去四十多年里,中国在经济体制上的变革,极大的激发了社会创造力,全球化的推进也给中国的发展带来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中国经济在四十多年里得以快速发展,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也在同步扩大。

但不必讳言的是,中国所面临的指责也如影随形,有关“中国威胁论”以及要求中国承担大国责任的声音,此起彼伏。如何让世人更好地认识中国,我们认为,要让世人对中国的发展和强大放心,就需要在让他们感觉到中国是一个大国强国的同时,更需要让他们认识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影响力和感召力尤为重要。认识到中国的和平发展,对于世界稳定的意义。

中国、古印度、古埃及、和古巴比伦,被称之为“四大文明古国”,但只有中国一直延续至今。中华文明是保持最为长久的古文明之一。但是,随着西方社会在近二百年的快速崛起,西方文明具有前所未有的力量,在全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似乎消失在西方的阴影之下。

近几年,中国已经注意到了文化影响力方面的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工作,多次要求加快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但必须承认的是,至今中华文化的影响力还不够强,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际地位还并不相称。

据学者考证,“中国”一词最早见于西周初年的青铜器“何尊”铭文中的“余其宅兹中国,自之辟民”。不过,那时的“中国”与我们今天使用的概念是有区别的。

今天,“中国”不但是指一个国家,更是指一种文明的形态,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符号认同体系,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想象的共同体。中国文化的复杂性,使得我们在表述和他者的认知上存在模糊性,如斯拉沃热·齐泽克所言:“我对中国实际上了解多少?把中国置于难以捉摸的神秘他者(Other)之境,这种貌似谦逊的姿态难道不是一种登峰造极的神秘化吗?因而惟一要做的诚实之事,就是以此‘前言’致力于回答如下问题:如何与这个他者建立起真正的关联?”

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主席的特维叟·莱特说“不要企图同化中国人,因为你首要会被同化”。特维叟·莱特此语道破了中华文明特征,即中华文明具有广泛的开放性,一直保持着与其它文明对话的张力,但却能保有核心力量的相对稳定性,这就是中华文明感染力的来源。

法国著名比较文学学者巴柔曾经写道:“‘我’注视他者, 而他者形象也传递了‘我’这个注视者、言说者、书写者的某种形象。在个人(一个作家)、集体(一个社会、国家、民族)、半集体(一种思想流派、意见、文学)的层面上, 他者形象都无可避免地表现为对他者的否定, 对‘我’及其空间的补充和延长。这个‘我’想说他者(最常见到的是出于诸多迫切、复杂的原因),但在言说他者的同时, 这个‘我’却趋向于否定他者,从而言说了自我。”

作者道出了西方文化言说的真相,即“趋向于否定他者,从而言说了自我”。而中华文明一直以来的言说方式,却与之相反,我们与他者相遇,却并不在一般意义上去否定他者,而是扬弃的同时,能够容人之长,学人之长,并吸引其积极面而内化成自我的一部分。

诚如习近平所言,中国人深刻地认识到“这个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正如中国外文局局长杜占元在“第六届全国对外传播理论研讨会”上所说的那样,提升新时代中华文化影响力大有可为,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提升中国文化国际影响力建设方面,未来必然大为可观。

总之,国际传播领域长期的理论隐喻是战争,我们今天则需要从共在(命运共同体)、共情的维度去建构与引导。毕竟理论,不只是解释现实,更是照亮未来的。而这本身也是中国文明的核心,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也。(责任编辑:毅鸥)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7_21271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