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人民币升转贬 资本撤离幅度可控

人民币走势出现较明显的转变,大约是在今年4、5月份。数据显示,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5月2日攀上6.2670的汇改以来高位后,便一直回落。近4个月来人民币累计贬值幅度约为0.66%(截至8月31日收盘),期间最大贬幅曾达1.29%,约相当于2011年全年升幅4.49%的两至三成。

当前的人民币贬值现象是暂时的还是会中长期持续?国际收支净流出与人民币贬值间有何关系?海外资本是否正在有意“做空人民币”?围绕这些问题,证券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人民币贬值预期抬头

国盛证券研究所所长周明剑表示,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各国采用的应对政策严重不对称,中国国内经济刺激计划加深了经济结构的矛盾。随着出口压力增大,人民币升值进程不断减缓。

“人民币升值进程已经结束。”西部证券(002673,股吧)宏观经济分析师刘彦召说。他认为,在政府“时间换空间”政策思路下,中国经济增速会依然较高,但下降趋势将会延续,人民币贬值压力也会中长期存在。

值得注意的一个信号是,香港人民币存款数量去年11月到达历史顶峰6273亿元之后,便突然掉头向下,截至今年6月末已降至5577亿元,降幅约11%。对此,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指出,欧债危机恶化造成国际资本对美元需求增加,并导致亚洲市场投资者抛售当地货币购买美元,因此造成货币的贬值。在香港则出现了抛售人民币的现象,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不断贬值。“这与2008年的情况非常类似,只是总量不同。”赵庆明说。

海外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NDF)市场中,1年期对美元NDF所反映的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在发酵。截至8月31日,该报价12个交易日连续徘徊于6.45附近,与境内即期价差接近1000个基点。

资本流出三大主流渠道

国际收支变化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核心因素。上半年,我国经常项目顺差832亿美元,同比下降5%;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203亿美元,第二季度净流出金额增至714亿美元。但凡涉及资本流出的话题,常常会触动市场的敏感神经。

资本外流,大致可划分为外商投资撤离及外方投资收益汇出、内资企业境外直接投资、个人对外投资三类情况。

今年上半年外商直接投资(FDI)呈同比减少之势,绝对额减少约18.09亿美元;同期新增外汇占款同比降低了1.79万亿元,约合2835亿美元,降幅达85.5%;所谓的国际热钱1~6月累计流出5154.52亿元,约合818亿美元。

我国对外直接投资(ODI)自2003年以来一直平稳增长,截至2010年末累计已达2619.6亿美元。今年上半年非金融类ODI同比去年增加74%。ODI的增长体现在资本项即为逆差。

另外,今年上半年我国境内企业和个人仍保持776亿美元的资本净流入。但由于境内企业“负债本币化、资产外币化”倾向加重,上半年境内结售汇顺差295亿美元,远小于跨境收付顺差791亿美元,表明居民持有美元的意愿明显增强。

国家外管局表示,上半年我国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资本外流,但不等于外资大规模集中撤离。

资本撤离幅度可控

财经评论员叶檀对证券时报记者指出,资本外流苗头已经出现,对此需保持进一步的观察在我方主导的对外直接投资中,有多少是借此名目向外转移的,有多少是通过地下资金渠道流出的,这些都要引起重视。

外管局表示,当前外汇形势变化主要是外汇资产的持有从央行转向境内机构及个人,是一个藏汇于民的过程,外资主动撤离迹象尚不明显。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提出,中外资企业看贬人民币导致外币存款增长很快,而这些数据可能并没有体现在我国资本储备中,多数是在海外。同时,我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以外部矿产资源等形式进行对外投资,已成为近年最大的变化之一。这些因素造成我国国际收支平衡体现出资本净流出的状态。

至于热钱进出会否干扰中国房地产市场调控,鲁政委说,国内楼市调控已延续数年,外资在国内投机楼市并推升泡沫,已不是近年的事了,所以即使撤离也不会现在才出现。对热钱流出的冲击,市场不必过于担心。

综合各方意见判断,我国当前面临的资本流向逆转,未来仍是可控的。包括外资在内的各项资本撤离中国、甚至“做空”中国的风险,短期内也不易出现。

适当贬值中国经济更健康

与货币升值不能表明该国经济就健康一样,贬值对宏观经济而言也并非一无是处。

鲁政委表示,人民币适度贬值及汇率的合理波动,对国内企业而言是一种“痛”,但也是成长的机会。他建议,央行应继续扩大人民币即期交易波幅范围,今年四季度可再扩大至2.5%,明年年中再扩大至5%都是可行的。

中信银行总行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表示,当前的资金外流与人民币贬值互为因果,正是对前期大幅升值的正常调整,人民币适度贬值将利大于弊。这首先可以提高国内商品出口竞争力,增大贸易顺差,有助于整体经济的企稳复苏;其次还可以驱赶热钱,缓解央行被动对冲压力,增强货币调控的自主性。

此外,人民币贬值预期泛起,打破了市场的单边升值思维,对我国外贸企业转型升级具有长远积极意义。据苏浙等地银行人士反映,近几个月咨询办理人民币远期、掉期等业务的企业主已明显增多。升贬交替有助于培养企业的避险意识,促进避险市场工具的发展。

但周明剑担心,在当前我国人口红利面临终结、低端制造亟待转型、房地产泡沫悬而未解的背景下,贬值预期也加重了证券、楼市等人民币资产的下行压力,对我国经济的真实影响应该跳出外贸部门去综合判断。而且人民币贬值也会降低我国在国际上的综合美誉度,并增加商品进口成本,而严重贬值带来的资金流出压力还可能引发国际收支失衡等。

记者注意到,相较人民币适度贬值的利弊争论,专家一致认为应警惕出现汇率失控、恶性贬值等极端情况。刘维明说,尽管概率微乎其微,但依据周边国家历史经验,恶性贬值一旦出现,将预示该国基本面恶化,彼时货币政策调控将面临极大困难,对处于弱势下的实体经济也会造成进一步伤害。这需要我国政府决策部门保持警惕。

专家共识

警惕出现汇率失控、恶性贬值等极端情况。

国家外管局:上半年我国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资本外流,但不等于外资大规模集中撤离。

当前外汇形势变化主要是外汇资产的持有从央行转向境内机构及个人,是一个藏汇于民的过程,外资主动撤离迹象尚不明显。

财经评论员叶檀:资本外流苗头已经出现。

西部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刘彦召:人民币升值进程已经结束。

国盛证券研究所所长周明剑:随着出口压力增大,人民币升值进程不断减缓。

在当前,人民币贬值预期也加重了证券、楼市等人民币资产的下行压力,对我国经济的真实影响应该跳出外贸部门去综合判断。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香港出现了抛售人民币的现象,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不断贬值。

中信银行总行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当前的资金外流与人民币贬值互为因果,正是对前期大幅升值的正常调整,人民币适度贬值将利大于弊。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人民币适度贬值及汇率的合理波动,对国内企业而言是一种“痛”,但也是成长的机会。央行应继续扩大人民币即期交易波幅范围,今年四季度可再扩大至2.5%,明年年中再扩大至5%都是可行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