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的警示

日前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的第三十七届世界遗产大会,确定了新一批世界遗产名录。会议对被遴选入内、却未得到保护的世界遗产名录提出警告,要求所属国加强管理和保护,否则将被除名。会议还将叙利亚的6处世界遗产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旨在唤醒国际社会的警觉,提醒人们抢救因战乱而面临险境的世界遗产。

被警告除名和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的地区和国家,以中东居多。早在1986年,也门萨那古城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不久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致信也门政府,指出萨那古城严重缺乏保护,许多建筑行将毁坏,要求也门善加修复,否则将从世界遗产名录中删除。也门文物部门慨叹,国家陷入持续的动荡和贫困,哪有精力和财力来维护遗产?这种无奈也道出了不少局势动荡的阿拉伯国家文化遗产的窘境。

叙利亚境内有6处世界遗产,分别是大马士革古城、巴尔米拉古城遗址、布斯拉古城、阿勒颇古城、克拉克骑士城堡和萨利赫丁堡,以及北部的古村落群。持续不断的战乱,不仅令民众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文化遗产也难逃厄运。

事实上,埃及形势动荡以来,人们也只顾着上街游行,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抛到脑后。在世界遗产大会召开前,埃及掀起了一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运动。虽然此次遗产大会没有点埃及的名,但一些埃及文化学者告诉笔者,应该以此为契机,将这一运动扎扎实实进行下去,不能仅仅是因为害怕被除名才加以应付。

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被列入濒危遗产名录的是“正在遭到自然灾害破坏、城市或旅游业无序发展、武装冲突和社会动荡等威胁的世界遗产”。其中,自然灾害破坏属于无法抗拒的天灾。城市或旅游无序发展,可以人为地加以遏制和扭转。而武装冲突、社会动荡,则属于另类范畴,它首先要求营造一个适宜的大环境,然后才谈得上文化遗产保护。

世界遗产代表着人类在不同时期的创造力,镌刻着民族深深的历史记忆。迄今世界濒危遗产名录已达44处,人们希望这一数字不再攀升。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