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官员高调嫁女为何总是媒体曝?

7月17日,河北省国家级贫困县沽源县溢天香大酒店门前车辆拥挤,该县平定堡镇党委书记岳树旺正在此处举办嫁女喜宴。记者看到,赴宴人员领取红包后,将成沓的钞票放入红包,并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放入礼箱。据说,曾发出千余封请帖。(7月17日中国新闻网)

又见官员高调嫁女,又是媒体曝光!近年来,中央三令五申,禁止领导干部大办宴席,以防腐败,各级地方纪委也纷纷出台了相关规定。按说,官员高调嫁女现象不会再上演了。遗憾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仍然很骨感。这一现象时不时就粉墨登场。比如,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公安局党委成员、右岸分局政委阙隆宽嫁爱女,在公安机关办公大院设宴500桌,参宴人数有四五千之多,令人瞠目结舌。又譬如,重庆丰都一局长嫁女摆74桌,豪华酒店坐两层,分设两个礼金台以及本次事件等,可谓不在少数。

一边是警钟长鸣,也有专门的监管部门治理,尤其是还配套了相应的查处机制;一边却是屡禁不止,似乎官员们根本不会长记性,也没啥教训可言,以至于你敲你的警钟,我爱怎么嫁女就怎么嫁,大不了等调查来了再说。显而易见,官员们是不把相关规定放在心上,恐怕也是不怕查处与否的。事实上也是,官员高调嫁女往往是群众向记者举报,记者前往采访,媒体发出消息,才让官员高调嫁女现象“浮出水面”。有关部门总是装聋作哑。要不然,除了老百姓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之外,有关部门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才有了“曝光才查处,不曝光就不查处”之说,也就给了公众官员高调嫁女总是媒体曝的感觉。

其实,这种被牵着鼻子走路式的治理路子,本就是懒政抑或不作为的做派,很难收到立竿见影般的效果。如果查处也是隔靴搔痒般的罚酒三杯,明显没啥教训可言,想当然不能让后面的人警醒,只可能心存侥幸心态,进而重蹈覆辙。实质上,这正是官员高调嫁女此起彼伏的根源所在。

对此,我们必须对这一现象有个更全面的清醒认识。一方面,官员高调嫁女往往伴随权力“陪嫁”,收获的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另一方面,礼金成沓的背后,极有可能是“公权报私情”式“回礼”,滥权、腐败等将再次扩张,恐怕越发不可收拾。

很显然,官员高调嫁女发出去的权力牌请帖,摆的是名副其实的权力宴,“陪嫁”的也是权力,上演的千真万确是权力敛财、腐败大戏。具体而言,之所以官员高调嫁女,是因为权力意识张狂。赴宴者礼金成沓送看中也是“权力”二字,可以说基本上少了人情交往因素。到头来,透支的权力公信力,损伤的是政府部门形象。

说白了,官员高调嫁女,不仅影响坏,而且危害非同寻常。因此,相关部门在反思这一现象和检讨懒政的同时,应以更有力的举措来制约、惩处相关违纪违规抑或违法人员,不再被牵着鼻子走路。否则,纵是铁肩担道义的“媒体曝”,也只能是无奈、无力的。而官员高调嫁女的出现,依然会如出一辙。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