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澡堂禁艾滋:科学传播与行为的两张皮

中国商务部起草的《沐浴业管理办法》试图将所有性病、艾滋病患者杜绝在公共浴室门外。该《办法》明确规定,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禁止性病、艾滋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浴等警示标志。沐浴业经营者违反本《办法》并整改不力的,可被处三万元以下罚款。意见反馈截止日期为2013年11月11日。

对于这一规定,当然有支持和反对两种意见。于是,一位参与该项管理办法制定的商务部官员表示,如果论证显示艾滋病病人进入公共浴室确实不会造成传染,会将这一条从征求意见稿中撤下。

商务部的《沐浴业管理办法》所激起的热议真实地反映了科学知识传播和行为方式的两张皮,即在科学传播上,专业知识已经给出了某种答案,但是,公众的观念和行为方式仍然与科学知识有距离,或者说是两不搭界。具体表现为,新浪微博对该《办法》发起的一项万人网络调查结果显示,有72.2%的人支持该规定,21.8%反对,其他人选择“不好说”。

根据艾滋病基础研究和临床治疗的无数研究结果,世界卫生组织和艾滋病专业人员早就提出了艾滋病传播的几个基本途径,一是性接触传播,二是医源性传播(包括输血、医疗器械感染等),三是母婴传播。

然而公众担心的是,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例如,在澡堂跌伤、划伤,甚至搓破了皮引起流血,病毒携带者也会将病毒传播给健康者。对此,专业人员也举了美国跳水运动员洛加尼斯的例子。后者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而且自己承认是同性恋者。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洛加尼斯在三米板比赛中出现失误,脑袋砸在了跳板上,血溅水池。当时同场角逐的运动员,包括中国著名跳水运动员熊倪都没有被传染,因为,一是艾滋病病毒即便泄漏到水池也会因量小和不是在血液中而难以传播。不过,洛加尼斯隐瞒自己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行为也受到了批评。

当然,更能说明问题的科学事实是,接触过艾滋病病人的注射器即使马上刺入健康者的体内,感染的几率也只有0.33%。北京地坛医院艾滋病病房曾发生护士对艾滋病病人注射后针头掉下来刚好扎在护士脚上,经过1个月、3个月、6个月的艾滋病抗体追踪检测,未发现感染。

但是,为何在科学事实面前还是有72.2%的人支持禁止艾滋病病人进入公共澡堂呢?这便是科学知识与行为方式中的带头效应和实践问题。既然专业人员解释,共同吃饭、睡觉和洗澡不会传播艾滋病,但为何在医院里医护人员治疗艾滋病病人时要戴手套和口罩呢?当然,以防万一才是解释这一行动的理由,因为医护人员,尤其是诊治艾滋病病人的医护人员有更大的几率受到传染。

但是,这也不能解释在实际生活中专业人员言行一致和示范的问题,因为能与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发病者同吃同住同工作的专业人员实在是太少,而且即便有,也没有让公众知道。在前几年的报道中,只有桂希恩、张耀洁等极个别的医生能与艾滋病患者同吃同住。既然专业人员只说不做,或多说少做,也怨不得公众有质疑。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在科学传播后,要进一步解决的是专业人员的示范和带头行为。当然,现实中也许存在着很多专业人员与艾滋病患者同吃、同住、同工作的情况,但媒体没有报道,这也是科学传播的问题,因为只传播了一,没有传播二,因此需要把专业人员遵循科学知识与艾滋病病人一道生活、工作的情况传播给公众,起到示范和说明效果。

另一方面,科学传播与行为两张皮的情况还表现在,一些法规的制定脱离科学和实际,使得规定即便制定了也难以实施。假如《沐浴业管理办法》应多数公众的要求禁止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患病者进入公共澡堂沐浴,那么如何操作?是医护人员进驻澡堂,让每位欲进澡堂洗浴的人验血之后才入浴呢,还是让每个人带一张医院艾滋病病毒检验报告进门,凡是阴性者才可以入浴,凡是阳性者禁止入浴。如此办理,岂非又增加了造假、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感染者的对抗,甚至澡堂的倒闭?

没有科学论证,而且难以操作的规定岂非画蛇添足或庸人自扰?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7_8461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艾滋病人禁入公共浴室
  • 艾滋病人禁入公共浴室
  • 10月12日,中国商务部起草的《沐浴业管理办法》正试图将所有性病、艾滋病患者杜绝在公共浴室门外。该《办法》明确规定,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禁止性病、艾滋病和传染性皮肤病患者入浴等警示标志。沐浴业经营者违反本《办法》并整改不力的,可被处三万元以下罚款。意见反馈截止日期为2013年11月11日。该意见稿立即引发业内人士和公众的热议。还有网民调侃称“洗个澡也管?干脆成立个‘洗澡办’好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