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反腐无禁区也不能留盲区

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肖绍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7月3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向猴子索贿,还是向狮子课税?公众对于动物园副园长贪腐路径的不靠谱的猜测并非只是笑话,而是反映出动物园这一公共事业的运行常年处于公众监督的盲区。实际上,肖绍祥利用主管职务便利,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采取手段,先向中标、施工单位全额或多支付工程款,然后要求上述单位返还部分或多支付的工程款,将返还的工程款等侵吞,以此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这样看来,其贪腐手段还是不出荆楚,耳熟能详。

不是身居高位,也非担任要职,但就是这么一个平常很难注意到的职位,一旦涉嫌贪腐,也有1400万元之巨,概因其手中握有一方权力,无论大小,只要找得到寻租渠道,小池塘也能掀起风浪。据调查,公共基建项目虚假招投标,账目造假,经手人克扣公共财产,已经是潜规则。由此,那些炸了旧楼不断新修、一条马路反复翻建,乃至城市绿化花草植物的栽植工程,都可能成为贪腐者手可探物的锦囊,散落各处的不合理的城市规划,可能不仅仅是审美倾向的问题,更有可能是造势贪腐的结果。

元代无名氏的散曲小令《醉太平·讥贪小利者》这样叹道:“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将这种精致的贪利精神“发挥”到权力和公共事务领域,必定会造就大批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贪的人。人们戏谑动物园副园长小官巨贪,其实是在表达对腐败无孔不入的担忧。那些在公众普遍常识中是清水衙门的机构及人员,同样能够成为违法违纪的主角。在一个又一个“大老虎”倒台的反腐背景下,还有多少小官巨贪,在公众监督的视界盲区里,一砖一瓦地建筑着自己的“小时代”。

肖绍祥一案说明,反腐没有冷门和热门的区别。权力在哪里,哪里就可能有寻租欲求;钱流向哪里,哪里就可能有利益输送,成为贪腐的灾区;任何行业、领域和个人,都不具备对于腐败的天然免疫力。而将贪腐因子培育壮大的,正是不受约束的权力和不受监督的运行。当前,为“老虎”们准备的笼子已经扎紧,而如何用制度建设规范权力运行,将笼子细致深入地扎进土壤当中,才是避免小官巨贪的出路所在。

相关事件

  • 动物园副园长贪污被诉
  • 动物园副园长贪污被诉
  • 原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肖绍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北京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肖绍祥从兽舍改造工程招投标项目中获利,侵吞公园风筝节职工奖金,共计非法占有公共财物1400余万元,此外还有8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