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家谈】任何鼓励生育的做法都值得鼓励

——中国网观点中国2017全国两会系列评论之三十四

穆光宗 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

根据《“十三五”全国计划生育事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国总人口要达到14.2亿人左右,年均自然增长率在 6‰左右,总和生育率提高到1.8 左右。说实话,规划毕竟是图上作业和纸面文章,相对容易,但要实现这些目标实在是任重而道远。

有迹象表明,中国人口生育政策调整的最佳机遇期已经失去。一是生育的母体人口明显减少。处在黄金生育年龄段的女性人数已经大大减少。20-34岁女性人口数量已经从峰值年的2000年1.66亿减少到2010年的1.61亿。我国15-49岁育龄妇女总量2015年减少到3.63亿人,2020年将下降到3.34亿人,2025年进一步下降到3.11亿,十年减少5200万。二是低生育意愿-高生育成本很难改变。“80后”第一代独生子女已经成为目前的生育主体。长期的一胎化计生政策实施和宣传倡导已经重建了中华生育文化,低生育文化已经形成强大的低生育自我强化的机制和惯性,独生子女更容易接受独生子女生育文化。二孩政策全面遇冷具必然性,文化的力量要大于政策的力量。目前中国的低生育率是内生性的,高生育的文化动力已经丧失殆尽。虽然多数家庭的 理想子女数大概是1.6-1.8,但实际生育子女数往往低于意愿子女数。与此同时,在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的双重推动下,现代化因素形塑了低生育格局,不断推高的养育成本让不少一孩家庭止步于二孩生育的“机会门”前,三是低生育率伴随着低出生量,中国进入了双低的低生育困境。四是不管如何规划和预测,中国人口大雪崩的趋势已经势不可挡、难以逆转。

鉴于中国人口的大势如此,所以任何鼓励生育的做法都值得鼓励。在2017年3月初开幕的两会上,代表们就生育政策配套问题持续发声,提出了一些耳目一新甚至振聋发聩的建议。例如,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援藏干部黄细花于2012年之后再提“降低法定结婚年龄至18周岁”的建议,引发关注。我认为,这一建议有预见性、必要性和可行性。

首先,鼓励生育早早益善,降低婚龄有利无弊。从法律角度说,18周岁已经是具有完全民事能力的成年人,他们拥有很多法定权利,唯独不能拥有婚配的法定权利,意味着18岁的成年人并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这在逻辑上是不自洽的,在法律体系上亦不完整。

其次,上天有好生之德,有人文关怀的制度才能体现出生育友好。目前青少年性年龄性行为普遍提前,选择婚前同居现象普遍,青少年未婚先孕现象屡见不鲜,人工流产低龄化趋势有目共睹。降低婚龄可以降低少女人工引流产比例,尊重和保护生命。降低法定婚龄可以一定程度上提高婚内生育率和合法生育率,对于实现1.8以上的适度生育率会有所助益。

再次,降低婚龄是允许18岁低龄结婚,并不意味着提倡早婚早育。近年来,我国平均初婚年龄明显上升,从1990年的22.79岁上升到2010年的24.85岁,其中女性从22.02岁上升到23.89岁 。2015年平均婚龄进一步提高到26岁。在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年轻人恐怕摆脱不了晚婚晚育的人生模式,但降低结婚的年龄门槛对一些确实有必要早婚的青少年(如身心早熟、未婚先孕、农村打工者)来说确实是利好的福音,无害于大众人口的利益却保护了小众人口的利益,提升了广大人口的制度福利水平。据了解,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德国等国法定婚龄是18周岁,荷兰、韩国、日本等国法定婚龄则是男18周岁、女16周岁。从以人为本的文明潮流来看,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比较,我国的法定婚龄确实也有降低的空间和必要。

说到底,国家需要进一步推进低生育时代人口政策的全方位改革,尽早恢复自由自主自愿生育的人口常态,而不能满足于枝节性无关宏旨的小改良,否则中国只会更加坐失良机,离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渐行渐远。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15941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7全国两会系列评论
  • 2017全国两会系列评论
  •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将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2017两会系列评论”,全面解读政策,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