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在寅:能否打破韩国政治“魔咒”

在一场几无悬念的总统选举中,韩国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轻松战胜对手赢得大选。踌躇满志的文在寅在首尔的光化门广场对支持者说:“我将建设一个新国家,我将令韩国伟大而自豪。”

竞选总统难,当总统更难。面对状况频出的韩国政局、糟糕的经济状况和朝鲜半岛一触即发的军事紧张格局,文在寅能否力挽狂澜开启一个新时代,能否打破韩国持续经年的政治“魔咒”——青瓦台主人往往高开低走没有好下场,目前还很难说。

政治宿命轮回

这是文在寅第二次参选总统,其当选本身就是韩国政治宿命轮回的“副产品”。

众所周知,2016年12月9日国会通过对时任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后,大韩民国暂时将国家政治交到代理总统手中,进入了非常政府体制。今年3月宪法法院裁定正式弹劾总统,曾经风光无限的朴槿惠最终被收押,韩国大选也因此提前7个月举行。

与常规韩国大选不同的是,文在寅当选后需立马“上岗”就任,没有任何过渡、调整时间。10日上午8时,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8时9分中选委委员长敲槌定音,正式确定文在寅当选第19届韩国总统。一分钟后,文在寅与军方高官通电话,听取朝军动向、韩军应对态势等涉朝汇报,标志正式行使总统权力。

政治轮回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韩国政治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5年前,文在寅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以微弱劣势输给朴槿惠。而今,作为前总统卢武铉的幕僚长,文在寅上台标志着韩国进步派时隔十年重新执政。

韩国舆论认为,文在寅当选有几大因素:一是受益于左翼在野党的身份,受益于朴槿惠被弹劾及其党派失去民心、内部分裂。受“亲信干政”风波冲击,韩国保守势力选情低迷。在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韩国总理黄教安先后宣布不参选之后,保守派没有人能对文在寅构成实质性威胁。

其二,朝核问题的升级和朝鲜半岛局势的紧张也帮了文在寅的忙。这反映了韩国民众对于朴槿惠所属右翼政党的失望,和对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期望。

其三,文在寅深厚的政治资历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本次大选是在朴槿惠被弹劾后匆忙进行,各方准备不足,在政坛浸淫日久的文在寅体现出“功力深厚”的优势。文在寅是第二次参选总统,一切都轻车熟路,无论是在竞选筹备还是在政策确立上经验优势都很明显。他先是在党内竞争中击败强劲“少壮派”对手,在最后阶段又把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甩开,最终笑到最后。

国内挑战重重

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缺位的状态在持续了153天后终于画上句号,但青瓦台的位子不好坐,文在寅面临挑战重重。

首先是如何治疗“朴槿惠后遗症”,恢复民众信任,抚平民众的政治“创伤”,弥合党派对立的鸿沟。

众所周知,朴槿惠“亲信门”爆发后,韩国民众大规模烛光集会接连不断,深度撕裂了国民与政府间原本就不太坚实的信任纽带。如何重建国民信任,是新一届政府亟待解决的课题。文在寅在竞选时曾反复强调,当选后将力争完成国民心愿,实现改革和团结,奋力开启民主派执政的新篇章。

文在寅要想赢得民心首先要从打破财阀干政、消除官商勾结等方面着手,但这谈何容易。上世纪60年代,韩国在经济起飞过程中,出于集中配置有限的资金和资源的考虑,有意识地在各行业扶持重点企业,形成独特的“财阀”制度。这些“财阀”企业为韩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作出了贡献,但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政商勾结、权钱交易最为凸显。实际上,要求朴槿惠下台的“烛光运动”的一个重要诉求就是打击财阀,消除官商勾结。问题是,改革韩国家族式财阀经济是属于伤筋动骨的“大手术”,利益集团之强大非同小可,文在寅要想有所作为,需要资源、手腕和政治技巧,缺一不可。

政党林立是韩国政治生态一个较为独特的现象。文在寅的党派虽然是国会的第一大党,但并没有过半数,如何弥合党派间的分歧、消除党派分庭抗礼、避免未来提案在议会受阻是文在寅政府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此外,为防止类似“亲信门”事件重演,改革青瓦台的权力模式、提高政治透明度也将纳入文在寅的政治日程。而这,无异于给青瓦台的权杖上加锁链,尺度、分寸的拿捏是考验。

文在寅竞选期间作出多项承诺,包括设立“国家清廉委员会”,实行“人事任命实名制”,增强总统人事任命的透明度,推动大企业改革等,把这些“竞选语言”付诸实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经济与民生问题更不容忽视,甚至是文在寅面临的头号挑战。韩国这个曾经的“亚洲小龙”尚未从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中完全走出,经济复苏乏力,经济增速难见起色,物价与失业率双双上升,民众幸福感急剧下降。今年第一季度,韩国物价上涨速度加快,失业率达到2010年以来最高值,青年失业问题尤其严重。数据显示,在15至29岁的韩国人中,失业率已经上升至10.8%,比全国平均失业率高出7个百分点。

为此,文在寅提出了一系列举措,包括改善青年就业环境、新增以公共部门职位为主的81万个就业岗位,推动建设“创业型国家”以及提高最低薪资等。效果如何,前景难料。

外交腾挪空间有限

除了拼政治、拼经济,文在寅还要拼外交。韩国独特的地缘政治角色决定着,外交是青瓦台需要花费很多精力思考的领域。重点来说,包括如何处理美韩关系、中韩关系、朝韩关系、韩日关系,并把握好平衡。

事实上,本次韩国选举是在朝鲜与美国的冲突可能一触即发的阴影下举行的。如何搞定美国、搞定平壤是青瓦台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文在寅上任一分钟后就给军方打电话的原因。

美韩联盟是韩国外交的基石,文在寅当选后美国国务院宣称美国将继续做韩国“坚定的盟友、朋友和伙伴”。但是,美韩关系的好与坏,钥匙并不掌握在青瓦台手中,而是要看华盛顿心情的好坏。具体来说,要看特朗普总统的脸色行事。而特朗普恰恰是个让人不可捉摸的主。前不久特朗普发推特说,他将宣布与韩国的“可怕的”自贸协议作废,并说韩国必须为“萨德”系统付钱。

在朴槿惠及其前任李明博当政时期,韩国政府一直对朝鲜保持“强硬”姿态。平壤则用数十次导弹试射和多次核试验作为对韩国这一立场的回应。文在寅主张双轨政策、保持对话并持续施压和制裁,以促使朝鲜作出改变。文在寅的对朝“新政策”效果如何尚不可知,但当下文在寅必须时刻盯着朝鲜是否用导弹进行挑衅,是不是在准备新的核试验。

与朴槿惠政权不同的是,文在寅的对日政策更趋强硬。他在竞选中主张废除或修改朴槿惠时代韩日签署的“慰安妇”问题协议。

众所周知,中韩关系在青瓦台的外交天平上越来越重。国际观察家们普遍认为,文在寅必须以实质性行动改善对华关系。

相关事件

  • 2017韩国大选
  • 2017韩国大选
  • 韩国第19届总统选举5月4日开启“事前投票”,这是韩国首次在总统选举中采用这一制度。“事前投票”是指允许总统选举投票日当天可能因故缺席投票的选民提前行使投票权的制度,旨在提高选民投票的积极性。5月9日韩国将举行大选正式投票,选举出新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