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17世界经济:"成绩优良" 隐忧仍存

张茂荣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2017年,世界经济进入相对强势的复苏轨道,周期性因素和内生增长动力增强,金融环境改善,市场需求复苏,支撑主要经济体经济加快增长。然而,当前世界经济中还存在一些问题和隐忧,需要加以密切关注。

主要经济体同步复苏态势明显。2017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普遍好于预期,国际机构多次上调经济增速预测值。二季度,二十国集团(G20)成员产出同比增长3.6%,是2015年一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2017年全球大多数主要经济体均走强,该年可能是3年来世界经济表现最好的一年。10月,IMF将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较上次预测值上调0.1个百分点,达到3.6%,高于2016年0.4个百分点。IMF还预计,2017年全球75%的经济体增速都将加快,为世界经济近10年来最大范围的增长提速。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指出,自2008年以来,世界经济首次出现主要经济体无一萎缩的局面。

发达经济体整体复苏趋于稳固。美国引领作用明显,欧日紧随其后,发达国家整体经济形势明显好于往年。上半年,OECD追踪的45个国家中,有33个国家经济增速快于一年前。据IMF预测,发达经济体2017年经济增速将达到2.2%,较2016年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美国、欧元区、日本经济增速分别为2.2%、2.1%和1.5%,欧元区和日本经济呈现加快复苏态势。

新兴经济体复苏更为均衡,中国引领作用突出。IMF预计,2017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增长4.6%,较2016年提高0.3个百分点。其中,明星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经济分别增长6.8%和6.7%。由于中国经济体量数倍于印度,因此中国经济对新兴经济体的增速提升作用最为显著和巨大。此外,受外部需求上升、大宗商品行情上涨、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提速等因素提振,俄罗斯、巴西、南非等新兴经济体复苏态势也更加明显,俄罗斯、巴西两国开始走出衰退泥潭。

国际贸易增长加速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支撑。世界贸易组织(WTO)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同比增长4.2%。其中,发达国家进、出口分别增长2.1%和3.1%,发展中国家进、出口分别增长6.9%和5.9%。北美和亚洲成为全球贸易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上半年北美国家进、出口分别增长3.9%和4.9%,亚洲国家进、出口分别增长8.9%和7.3%。据WTO预测,2017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增速将达到3.6%,远高于2016年的1.3%,与IMF预计的世界经济增速持平,改变了自2012年以来持续低于世界经济增速的局面。国际贸易这一世界经济增长重要引擎的启动,给世界经济复苏注入了正能量。

新技术、新经济、新业态不断涌现并蓬勃发展,世界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加快。一是智能制造受到各国高度重视。各国纷纷提出将智能制造作为国家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如德国“工业4.0”、美国“互联网制造”、日本“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等,俄罗斯、印度等也提出了各自的智能制造战略,智能制造将成为各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二是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推动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深度融合,加快智能社会的到来。在这一领域,中国正在从跟跑者变为领跑者。三是新经济、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在全球互联、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创新条件下,脱胎于跨境电子商务的E国际贸易正在逐步形成并将蓬勃发展,正在引发制造形态、贸易形态、服务形态的深刻变革,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服务链均面临重组,全球制造业将出现新的链接方式和布局。

在世界经济复苏渐入佳境的同时,风险和挑战仍不容低估,需要各国提高警惕,共谋对策。

首先,国际贸易仍面临较强“逆风”。WTO警告称,全球经济和政策走向高度不确定,当前贸易扩张的势头可能会轻易遭到破坏。

一是保护主义威胁上升。IMF指出,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收入增长缓慢、分配日趋恶化,部分欧美国家对经济全球化的质疑增加,导致政策内顾加剧,保护主义升温,从而会破坏全球供应链,降低全球生产率,推高贸易品价格。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要求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NAFTA),与中国贸易关系紧张,甚至威胁退出WTO。WTO表示,NAFTA重新谈判、英国脱欧等可能会扰乱全球及区域贸易。

二是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趋于紧缩。WTO认为,随着美联储稳步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欧洲央行有计划地退出量宽,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立场改变,可能引发价格和汇率大幅波动,严重影响国际贸易。据国际金融协会估计,到2017年底,各大央行新增债券购买额将缩减至相当于全球GDP总额2.4%的水平;到2018年底降至0.8%;到2019年中,发达经济体央行将实现资产净收缩。三是非经济因素影响日显。例如,地缘政治紧张加剧、自然灾害频繁等,可能会对经济活动造成破坏,进而影响国际贸易。

其次,全球金融风险持续升高。当前,全球资产泡沫和债务累积至危险水平,潜在的系统性风险上升。

据德意志银行统计,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和英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总规模扩张了超过10万亿美元,仅欧洲央行自2015年3月至2017年年中就扩张了2.3万亿美元,与法国或印度的GDP相当。与此同时,全球债务水平持续上升。美国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继续提升,2016年为107.1%,2017年升至108.1%;日本政府债务状况继续恶化,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从2016年的239.3%升至2017年的240.3%。各国居民和企业债务也不断累积,导致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不断攀升。

国际清算银行估算,从2015年至2016年,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从231.7%上升到234.8%,2017年一季度进一步上升到238.4%。此外,长期的宽松政策释放出大量流动性,将美国股市推上历史新高,欧洲股市也处于高点。随着全球货币政策同步收紧,由资产泡沫和巨额债务带来的金融风险显著增加。美国著名投资家达里奥、罗杰斯、格罗斯、雷卡兹等人认为,市场大大低估了当前风险,巨额的债务累积和不合理的资产估值可能会导致新一轮金融危机的爆发。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17651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7 世界政要面孔
  • 2017 世界政要面孔
  •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件,特朗普当选一年、英国继续脱欧,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安倍决定提前大选等等,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2017 世界政要面孔”系列评论,盘点各国领导人的2017,从他们的一年看世界的一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