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到底是谁在充当毁林毁绿事件的保护伞?

邓海建 中国网评论员

“曹园”是个什么园?这个快要上热搜的问题,答案渐次浮出水面。

近日,牡丹江曹园违法占地案被媒体曝光后,当地政府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处置迅速。据央广网报道,曹园的所有者是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曹波及其项目经理已经被刑事拘留。调查组还承诺,将确认曹园违法占地、毁林、建设的具体面积、数量,尽快尽早地拿出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向媒体和社会公布。

一个始建于2005年、总占地2.3平方公里、现已建成“三园一馆”的庞大建筑群,谁能想到竟是个“私人故宫”、是彻头彻尾的违法建筑?建高墙、拉电网,庭院深深,大门紧闭。令人讶异的是——3月20日上午,牡丹江市副市长带队,森林公安、国土、水利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赶到“曹园”现场调查,但在“曹园”门外竟被堵半个多小时。经过多方沟通,多家媒体和联合调查组才得以进入。违建之牛,令人瞠目。

勾陈细节是为了罪罚相当,雷霆调查是为了追问真相。即便是最终版的结论仍在查核之中,有几个摆在脸上的“硬核问题”仍叫人如鲠在喉:究竟是怎样的“障眼法”和“隐身术”能让这富豪的私人园林安然掩藏在国家林地之间?国土部门曾对“曹园”的违法占地建设进行过3次行政处罚,为什么丝毫没能拆除一砖一瓦?牡丹江市国土部门竟然不知道违法占地多大、牡丹江市森林公安辩称此前不知情——那么,多次报案、多次交涉、多次投诉,究竟是怎样泥牛入海的呢?

一切林子的问题,说到底,莫不过是“人”的问题。

秦岭违建别墅案引发的反腐龙卷风历历在目,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栋违建别墅被列为查处整治对象,伴随着多名省部级官员落马、1000余人遭问询,全国都如火如荼展开了一场打击违法违建的攻坚战。然而,从秦岭到石家庄,再到牡丹江的“曹园”,一个共性的问题难逃追问:在生态的金山银山之上,到底有哪些人在充当毁林毁绿事件的保护伞?

客观地说,近来频频曝光的毁林毁地违建事件,很多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方面说明地方治理生态久病成疾,另一方面亦说明“生态红线不容突破,国有林地非无主之地”的共识在刚性强化。“曹园”不是一天盖起来的,毁林毁地的背后,无非是两个批量问题的显性呈现:一是对生态环境毫无敬畏心,违规违法开发甚至成为地方经济饮鸩止渴的明规则;二是部分地方的环境保护绵软乏力,在典型问题上从没有动真碰硬。加上土地财政的煽风点火,自然资源贱卖乃至白送业已成为“招商引资”的一只绣球。

毫无疑问的是,只要打击违法违建的攻坚战持之以恒下去,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又何止一个“曹园”呢?

捂着盖着,迟早烂透;惩前毖后,方见新天。《土地管理法》不应该是吃素的,《刑法》更应该秀出底线的肌肉。违法占林占地案究竟有没有下文,很大程度上在地方有着难以估量的示范效应。新一轮机构改革中组建林业和草原局,加挂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牌子,就是想在体制机制上解决“九龙治水”的问题。于此语境之下,地方部门恐怕要抛开侥幸的幻想,当务之急就是两件事:一是从纪检监察的高度梳理并严查属地的毁林毁地案例,刮骨疗伤,洗心革面;二是严查毁林毁地案例背后的权力失范,把不作为与乱作为的“手”拎出来,别等专项督查的铁拳砸得自己喘不过气。

一段唱词其实早就预言了“曹园”的命运——“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而在毁林毁地的天空,究竟还有多少重霾有待净化和清理,这问题值得一些地方部门好好费心自省自咎了。(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20321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