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开刑拘”,是普法还是唬人

11月2日,陕西安康市汉滨区委、区政府召开公开处理大会,宣布拘留17名“阻挠重点工程建设”的村民。公开处理大会上,17名村民被民警反剪双手站在主席台下,身穿橙色或绿色马甲,胸前挂着块牌子,上面写着涉嫌的罪名或违法行为和各人名字。此举随即遭到广泛质疑。11月6日晚,该区区委宣传部在一份“情况通报”称:“在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措施,对暴力犯罪、严重刑事犯罪以及造成重大影响的典型案件,通过公开曝光的形式震慑犯罪,教育群众,及时消除不良社会影响,社会效果明显,起到了很好的普法宣传作用。”(11月7日《东方早报》)

按习惯性思维,可以一点不含糊地坚信:“公开刑拘”达到了达到最终目的,被“阻挠”的重点工程建设从此顺利施工。至于“普法宣传作用”有没有达到,那当然不能任由官腔自言自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1988年在《关于坚决制止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通知》中称,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做法是违法的,必须坚决制止。有律师更一言以蔽之:“公开拘留”的做法是违法的。用违法的行动普法,能起到教育群众和“很好的普法宣传作用”吗?

其实,这份“情况通报”相当坦诚,毫不避嫌。人家公开宣称,就是要通过公开曝光的形式震慑犯罪。“公开刑拘”的真正目的,原来不是普法而是唬人。

据报道,出炉这份“情况通报”,是为“交代背景,解释为啥要这样做”。但站立的高度和角度不同,对事情的认识和结论大相径庭。按“通报”精神,王信坤、王治存等村民不顾救灾重建大局,反倒借机生事,阻拦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建设施工,公然袭警,暴力抗法,其行为涉嫌妨害公务罪。但磨河村村支书王信平认为他们是在维权,因为当地征地赔偿的一贯标准,在被施工方“这个月推下个月,推了四五次”后,“大幅降低”。因为有一顶“国家重点建设项目”红帽子,放大了的公共利益让公权力有恃无恐,老百姓的权益成了无足轻重,是人治还是法治,勿需絮言。

道德和法律原本并无冲突,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法律体现统治阶级意志,而“道德的基础是人类精神的自律”(马克思语)。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目的是为了造福大众,但如果不顾及被侵犯的小部分人的最基本的合法权益,强迫别人通过放弃合理的补偿要求,保证正常施工,就是法治社会的不正常作为。很显然的是,“公开刑拘”正是打着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旗帜,在用法律奸道德,要求别人具备大公无私、舍小家为大家精神,实质却是在损害群众的利益中维护侵权者的利益。

“公开刑拘”是在普法还是在唬人?答案不言自明,敢怒不敢言是其最明显的“社会效果”。“公开刑拘”的制造者们自己不能依法办事,却知法犯法,执法违法,以法律为武器严厉打击争取正当权益的人民群众,这也许可以吓唬住一时一地的人们,但正义决不容许任何势力以法律名义愚弄百姓,断送公权力的公信力。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