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经济需要长短兼顾,用时间换空间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三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7.8%,增速比二季度反弹0.3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对此的基本评价是,总体平稳、稳中有升、稳中向好。总体平稳是指经济运行的态势比较平稳,主要指标都在预期的目标区间之内,波动幅度不大;稳中有升主要是指三季度经济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实体经济稳中有升;稳中向好主要是指宏观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有所改善,社会预期积极向好,结构调整稳中推进,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有所提高。

应当说,从第三季度的经济表现以及市场情况来看,这样的评价,总体上讲是比较客观、准确的。因为,在经历了6月份的“钱荒”以后,国家迅速出台了一系列稳增长的措施,稳住了市场预期,避免了“钱荒”可能带来的“心荒”,实现了经济的稳定。要知道,在这样的重要关口,信心比什么都重要。如果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都失去了,还谈什么发展,谈什么经济“第二春”呢?

事实也充分证明,这些措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稳增长、稳信心作用,也稳住了中国经济的脚跟、稳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使发展的节奏和步伐没有因为“钱荒”的出现而乱套。因为,此刻的中国经济,已没有大规模出台经济刺激政策的资本,又不能眼见着经济下滑而撒手不管,稳增长的措施必须积极稳妥,既具眼前效果,又不对未来产生伤害。实践证明,目标基本达到,效果也比预想的要好,各项措施都在预期范围内实现了作用最大化。至少,没有发生措施不发挥作用或滥发挥作用的现象。

但是,由于对经济发展好坏的判断,不能只局限于某一特定阶段的经济反应,而更要看经济发展的整体走势以及趋势,要看有没有可持续发展空间。否则,就容易出现大起大落现象。

显然,三季度经济出现的好转迹象,从目前来看,尚不具备让人松一口气的条件,也没有达到经济复苏的要求。相关专家则认为,更多的还是一种阶段性回升。因为,从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情况来看,首先是去年同期的基数是全年较低的。特别是7、8两月,是全年最低点,可比性不强;第二是9月份的工业增速又回落了0.2个百分点。同时,9月份的工业用电量也是第三季度最少的,只有3003亿千瓦时,比7、8两月分别减少609亿千瓦时和509亿千瓦时,且呈逐月减少趋势。这也意味着,实体经济恢复元气还存在很大的压力和难度;第三是三季度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异常火爆的现象,量价齐升,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使三季度经济增长带有比较浓烈的房地产业痕迹。甚至有观点认为,房地产是三季度经济回升的主要推手。

也正因为如此,三季度的经济表现,就不能作为判断经济走势和发展趋势的最主要标准,而更应当看四季度的经济表现。如果第四季度的表现仍然比较稳健、积极,经济稳步向好的基础才有可能比较扎实,实现经济复苏的目标才有可能尽快实现。

国家信息中心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在7.6%左右,全年经济增长率也可能维持在7.6%左右。相关专家对此也基本赞同,也认为中国经济可以维持在年初确定的目标之上,至少不会突破7.5%的调控目标。

如果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能够达到7.6%,甚至更高,那么,中国经济复苏的前奏还就是比较好的,前景也是相对乐观的。至少,只要外部经济环境不出现严重恶化的现象,中国经济就不会再出现明显下滑的现象。相反,则需要作出更多的政策调整和补充。

那么,如何才能确保今年经济增长目标的实现,且不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产生影响呢?笔者的观点是,应当通过政策的长短兼顾、远近结合、互动协调,实现用时间换空间的目标,达到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就眼前来看,要重点注意和把握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如何才能有效启动国内需求和消费问题。因为,虽然十一“黄金周”表面看起来十分火爆,但主要还是在景点和交通方面,真正的终端消费并没有有效启动,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不十分明显。这也意味着,如何尽快有效启动国内消费需求,将直接决定第四季度乃至今后相当一段时间的经济表现。

二是如何正确处理房地产市场量价齐升的矛盾。要知道,量价齐升对经济增长无疑作用巨大,但是,对稳定房地产市场预期,稳定居民心理却会产生不利的影响。应当说,对这一问题各方也是观点不一,有认为三中全会后房地产市场将进入新一轮调控周期、新的调控政策将进一步出台的,也有认为眼前不会出台新的政策的。但不管怎么说,房价再度回升,终究不是一件好事。如何调控,值得关注。

三是如何更加自如地适应国际经济形势变化。虽然随着美国政府大门重新打开,对美国债务违约的担心可以暂时放一放了。但是,由此产生的心理影响和担心,却很难完全消失。而且三个月的延长期限到了以后,会不会再次爆发矛盾,也很难判断。要想国际经济形势不发生严重恶化的现象,就要看美国经济的复苏了。一旦美国经济步入良性复苏轨道,欧洲经济也能良性回升。那么,对中国的出口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出口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会及时发挥。所以,有关各方必须帮助企业密切关注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并及时提供各种有效信息。

而从长远来看,同样需要注意和把握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如何进一步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步伐。经济结构调整不是说说喊喊,而必须下大力气进行解决,这就需要加大投入、加大对落后产能等的淘汰力度。前者要真金白银地投,且必须着力于生产性投资,而不是非生产性投资,且投资的起点要高、标杆要高;后者则需要有壮士断臂之决心,而不是瞻前顾后,不敢动真刀子。

二是如何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改革是中国的最大红利,但改革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政治体制如何改,经济体制如何改,都需要统筹兼顾、合理安排。改革的成本可以付出,但不能出现颠覆性的问题,这就需要把握好改革的度,掌握好改革的火候。如收入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财税体制、金融体制等,都需要向纵深推进。

三是如何进一步改善民生。经济结构调整也好,改革也罢,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改善民生、提高居民的生活水平和质量。所以,在改善民生问题上,必须有更多的办法和措施,有实实在在的改革举措和发展手段,有激活居民创业和创造的办法。这方面,还是要学习浙江的经验,学习当年温州发展私营个体经济的做法。完全依靠被动就业的方式,是很难让居民生活水平得到真正提高的。

总之,对当前中国经济的运行,应当持积极、乐观的态度,但也决不能盲目、盲动,要把握节奏、掌握火候、走稳步子,真正做到长短兼顾、远近结合、良性互动,实现用时间换空间的目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8491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