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俄罗斯不会为中俄关系远离日本

自从战后日本经济腾飞之后,伴随着是日本民族的大国意识开始觉醒,逐渐地几代日本上层精英努力寻求改变日本的战后国家地位,也就是普遍被媒体使用的国家正常化概念。随着中生代政治家开始执掌国家权衡,这一代的政治家现在的年龄普遍是50-60岁之间,包括麻生、野田佳彦、安倍太郎在内,他们童年时代生活在美军对日本军事占领之下,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一生影响最大,而且这些世家子弟比一般平民更能够感受到国家遭受到的屈辱,因而这一代的政治家比他们的前辈和晚辈更有使命感推动提高国家的地位,实现国家正常化。

安倍再次就任日本首相之后,借助于经济恢复增长的势头,加速了国家正常化的进程,这也是一个历史的必然过程,日本战败国的地位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标志着日本战败国地位的两个象征,一是日本尚未同世界上的全部大国签署和平条约,也就是在法理上看,日本的战争状态并没有完全结束,二是对于日本军事权力的限制。日本正常化的步骤也就是逐渐的采取措施,根本性的改变国家战败国和不完全主权的现状。

进一个月来,日俄关系处于空前的火热状况,首先是俄罗斯和日本重新提出谈判签署搁置了四十余年的和平条约的历史遗留问题,再是俄罗斯和日本历史性的举行了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2+2”的会晤。尽管这些外交活动在现在看来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也没有谈及到什么关键的问题,不过,日俄之间能够如此亲密的开展合作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首先谈到的是重新提起搁置了四十余年的对日和平条约谈判。旧金山和约签字之时,苏联因为不满足于从日本所获得的利益而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之后赫鲁晓夫时期曾经试图同日本政府谈判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不过北方四岛的历史争端始终成为双方坐下来安心谈判的障碍。叶利钦时期也曾经提起过要和日本谈判和平条约的问题,不过也是受制于双方在北方四岛归属上难以达成妥协。日俄之间没有签订和平条约也就意味着在法理上俄罗斯和日本尚处于战争状态下,当然谁也不会认为日本会进攻俄罗斯或者俄罗斯攻击日本,这种战争状态是一种象征作用,日本与最主要的二战参战国尚没有签署和平条约,那么也就自然更没资格摆脱战败国的地位。谈判和平条约不仅象征着日俄关系的改善,更是俄罗斯对于日本正常国家地位承认的开始。

至于防长与外长的“2+2”会议则更是一种突破,是日本尝试突破对于自身军事权力加锁。日本战后被严格限制军备水平的压力并非来自于中国和韩国这样的东亚国家,而是美国人在限制日本恢复军事大国的地位。日本军事权力牢牢地控制在美国人手里,过去日本在军事问题上的唯一对话伙伴只能是美国和其盟友。日俄之间的“2+2”会谈是一次历史突破,日本竟然破天荒的和非美国阵营的俄罗斯去讨论军事安全问题,实际上是在尝试着摆脱美国的严格控制,而俄罗斯自然乐于见到这一局面。

俄罗斯在和平条约谈判与防长、外长“2+2”谈判中积极配合日本实际上是在有力的帮助日本实现国家正常化。国内媒体在鼓吹中日矛盾的时候往往忘记了压制日本战后地位最不遗余力的国家实际上是日本的盟友美国,安倍的修宪行动也是瞄准了美国人制定的日本宪法,美国比中国更在意日本修宪的行为。如果稍微冷静一点观察这一年来的美日关系,就可以看到,美日关系的冷淡不输于中日关系,而中日关系的纷纷扰扰很大程度上有媒体的炒作。中日关系短期内很难走出低谷的前景,使得俄罗斯成为日本恢复正常国家地位努力的唯一外援选择,因为尽管日俄之间存在着北方四岛的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两国却不存在同一空间内的结构性冲突。

俄罗斯乐于同日本发展良好的关系,不仅仅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俄罗斯的历史记忆中本身并没有太多的仇日情感。在帝国时代,日俄之间在远东地区是竞争关系,人们一般都会提到1905年日俄战争的惨败,但是远东地区还并不是俄罗斯战略的核心地带,远东的失败甚至远不如在克里米亚战役中的惨败更能刺激到俄罗斯人的神经,在当时人的观念中还没有认识到日本是俄罗斯的生存威胁,换一个角度思考,假如当时的人仇视日本就根本不会发生1905年革命,在当时人的观念中战败源于政府无能,而非面对一个强大对手。1945年苏日战争中,苏联红军的优异表现彻底给俄国人的心理带来一种观念,即日本还够不成俄国的大敌。这样的心理状态不同于中国和美国,包括美国人在经历了太平洋血战之后都忌惮和仇视日本的潜力,而在俄罗斯的集体记忆中只保留了对日本的优越感。

正是基于这样的历史记忆,俄罗斯人才能有底气支持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乐于见到日本在东亚地区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我们仔细观察冷战后的日俄关系就可以看到,日俄关系从来也不差,最多也就是打打口水仗。更何况普京的东向计划也在实施中,需要东亚地区各大国力量更加平衡的状态,俄罗斯和日本的共同声音才有可能同中、美两个世界级大国在同一个层次对话。俄罗斯的中青年群体对于东亚各国印象最好的也当属日本。越南人炒外汇,中国人干倒爷,朝鲜人做苦工的形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容易改变,日本长期经营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塑造了良好的形象,这是值得东亚各国学习的。

也许会有很多人辩解,认为俄罗斯会因为中俄关系的考量而不会太过于接近日本,这样的观点并不符合俄罗斯的行为方式。俄罗斯人是国际象棋大师,善于布局,也比其他任何一个民族更具有战略眼光,这么多年来,即便是中俄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俄罗斯在涉及到战略利益的问题上也未必会考虑中国的好恶。也完全没必要过度解读俄罗斯在帮助日本恢复正常国家的行为,阴谋论更没必要,大国关系本就是利益游戏,日本寻找俄罗斯的支持不也是受到了美国和中国双重压力的被动选择。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8851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