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月光男孩》符合“政治正确”需求

谁拿奖都不可能没有争议:假如以致敬歌舞片影史为名《爱乐之城》拿奖,或许会有人说这是跟前几年的《艺术家》重复了同一个致敬梗;而《月光男孩》拿奖,固然会有很多人觉得这是政治正确,但注定不会有人指摘内容上的重复套路。

好莱坞对同性题材的接受度普遍提升

无可否认,第89届奥斯卡尴尬地遭遇了史上最大乌龙事件;看似是场让人抓狂的闹剧,但在阴谋论者看来,这更像是好莱坞为了怼川普而精心编排的戏码。当《爱乐之城》演职人员上台领奖发表获奖感言时,颁奖人却突然纠正说,错了错了,最佳影片应该是《月光男孩》!

尽管这一幕已然被号称为奥斯卡史上的迷之尴尬时刻,但按照影迷们的说法,其实早已命中注定——谁让奥斯卡遭遇了如此需要政治正确的年头呢!

为什么《月光男孩》能成功收下奥斯卡最佳影片?众所周知的原因当然是此片够“黑”,清一色的黑人演员构建起整个影像世界,从始至终几乎没有任何白人出现在影片中。更难得的是,本片还是以往很少受到奥斯卡褒奖的同性恋题材,往前重温《断背山》PK《撞车》那一年,便可想而知。那为何奥斯卡今年愿意改变异性恋口味,而意外地选择了《月光男孩》呢?尽管这个乌龙显得如此戏谑而仿佛有点不真实。

在我看来,除了奥斯卡想借此“洗黑”自己之外,《月光男孩》获奖也是有一定的必然性。十年以前的《断背山》尚且诞生在同性题材未被广泛接受的前提下,那时候的奥斯卡对边缘题材也还趋于保守。而如今的洛杉矶,是成功取得了同性婚姻合法化胜利的洛杉矶,好莱坞对同性题材的接受度也普遍得以提升。所以说,尽管《月光男孩》可能并非很多人预期中的影史神作,但它作为黑人电影的一次美妙变奏,无疑是跨时代的;说白了,就是以前没有哪个导演这么拍过黑人电影,这是第一部。

影片有着强烈的平民史诗气质

此外,本片的题材是关于一个人的成长,有着极强的平民史诗气质。围观黑人男主角如何从胆小沉默的“小不点”成长为少年“希隆”,最后再崛起为镶金牙的超级毒贩“小黑”的整个过程,就像我们惯来所熟悉的奥斯卡经典影片一样,《月光男孩》仿佛与生俱来便带有闪耀的拿奖相。而影片中的三幕标题便是以“小不点”、“希隆”和“小黑”为分隔,这微妙的人名差别,共同指向男主角的成长过程,也是我觉得《月光男孩》最出彩的地方。

更何况,除了成长这个话题,它也没有遗落爱情这个永恒的玩不腻的主题。《月光男孩》中的爱情如此沉默而小心翼翼,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同性恋人一样,他们必须藏匿在夜色中,必须不为人所知。于是,这场在外人看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的爱情,却已然在男主角心中汹涌了那么多年,直到那句痴情的“你是唯一碰过我的人”,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看似已经成长为对任何事毫无惧色的大毒枭的男主角,内心却依然住着那个在月光下散发幽蓝色泽的男孩。

不得不提的还有王家卫式手笔。看过《月光男孩》的影迷都会惊奇地发现,这位黑人导演巴里·詹金斯似乎是王家卫的铁杆粉丝,纵观影片的色彩、配乐、镜头语言,似乎都有着鲜活的王家卫式烙印,某些瞬间仿佛让人觉得是乱入了《春光乍泄》的片场。而无疑,《春光乍泄》也是巴里·詹金斯导演心目中无可复制的同志片经典。带着这样温暖细腻的感触拍出来的《月光男孩》,无疑也是值得褒奖的用心之作。

由此,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影片《月光男孩》的整体配置都非常符合今年奥斯卡“政治正确”的这个母题。假如以致敬歌舞片影史为名《爱乐之城》拿奖,或许会有人说这是跟前几年的《艺术家》重复了同一个致敬梗;而《月光男孩》拿奖,固然会有很多人会觉得这是政治正确,但注定不会有人指摘内容上的重复套路。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