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不能让蟋蟀产业游走在灰色地带

兖州蟋蟀小镇全民疯狂寻虫,连壮劳力都返乡了。秋风起,蟋蟀叫。8月,对于济宁兖州漕河镇的人们来说,一年一度的捉蟋蟀黄金时间又来到了。一只秋虫,让这个小镇的夏天火了30多年,也让这里的村民尝到了甜头。小小的蟋蟀,就有可能给当地一个家庭带来不菲的收入。

小小蟋蟀,能卖出大价钱,给村民增加了一个发家致富的项目,也形成了一整条与之有关的产业链。

不过,蟋蟀经济虽然红火,却也有些问题不能不考虑。自古以来,就有“玩物丧志”的说法。与蟋蟀有关的最有名的文学作品,当属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促织》。明朝宣德年间,皇室里盛行斗蟋蟀的游戏,每年都要向民间征收,由此给百姓带来深重苦难。

现如今,蟋蟀成了买卖,属于商业行为,有人愿意高价买、有人愿意捉来卖,看似各方共赢、皆大欢喜。其实,想必很多人都知道,蟋蟀是用来斗的,蟋蟀买卖供需两旺,其实折射出拿蟋蟀赌博现象之严重,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媒体对此也多有曝光。

赌博是违法行为,不管是打牌还是打麻将,也不管是斗狗还是斗蟋蟀,都改变不了其违法本质。执法部门应该透过蟋蟀小镇全民疯狂寻虫的表象,看到其背后隐藏的严重问题,对此强化监督和规范,查一查蟋蟀最终到底都流向哪里,是被爱好者买去自娱自乐,还是被职业赌徒拿去放手一搏。绝不能让蟋蟀产业游走在灰色地带,更不能因为小蟋蟀能带来大收入而睁只眼闭只眼放任不管,更不能有意无意充当保护伞、助长地方保护主义。

斗蟋蟀也算传统的技艺和娱乐方式,千万不能沦为赌局和金钱的游戏。据了解,有一些地方成立了鸣虫协会,每年都组织斗蟋蟀友谊比赛,不涉及金钱,俗称“和平局”。这才是蟋蟀产业正确的打开方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