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徐浩然: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摘要】为迎接十九大的到来,中国网联合权威智库推出“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系列圆桌论坛,在近期举办的论坛四“中国新发展阶段的核心与主题——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中共中央党校科社教研部副教授徐浩然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一个最本质的制度性要素,就是党的领导。化解前进道路上的风险挑战,必须把我们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要用制度的“硬实力”撑起文化上的“软实力”。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我们凭什么能够克服困难、化解前进道路上的风险挑战?有一个最本质的制度性要素,就是党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在7·26讲话中的观点是鲜明的,未来就是要把我们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进一步讲,我们党何以坚强有力?因为我们有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

马克思主义是先进的理论,它的先进性集中体现在理论内核的人民性上。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就是从人本身出发而建构起来的;另外最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深刻把握住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和前进方向。马克思主义教会我们一定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要努力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和文化需求。当我们有强大理想信念的时候,当我们沿着历史发展正确方向前进的时候,这样的党一定是坚强有力的。

最近几年我们越来越强调: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就是要用制度的“硬实力”撑起文化上的“软实力”。中国在实现民族独立和解放之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起现代国家制度、现代政党制度等等,一点都不比西方发达国家落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主要体现在自身最本质的特征上。中国共产党是联系国家与社会、中央与地方的“纽扣”,或者说是这一制度体系的“主轴”。我们党有近9000万党员,中国共产党真真正正是执政党,肩上扛的是老百姓沉甸甸的嘱托,党必须对民族、对国家、对社会负责,如同老子说的“治大国若烹小鲜”,是丝毫马虎不得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哪儿?最核心的还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有十足的自信,不要怕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中国共产党是先锋队政党,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改革时期,中国共产党都善于把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调动起来。分析中国制度的优越性,这既是一个抽象的理论问题,更是一个现实的经验问题,关键要看制度运行的实际效果。

如果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结构形态看成一个“同心圆”,中国共产党就处在圆心位置,整套制度体系的运转之所以高效,原因就是有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若是按照外国那套所谓的“标准”改造这个制度体系,就意味着要破坏“同心圆”的稳定性,那是要面临颠覆性风险的,一定得警惕!

我们现在强调党的领导,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那么,从国家治理层面讲,该如何认识党的领导?首先,讲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充分体现出我们党具备一种更开阔的视野。

从目前的情形看,无论从实践层面,还是从理论层面,人们对政治发展的价值理念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思考也是很深入的。在这个意义上,从国家治理体系角度思考制度建设问题更为务实、也更具包容性和可操作性。国家治理体系建设关乎国家能力,而衡量国家能力大小有一套综合性标准,要全方位看问题,其中不止涉及政治维度,同时还有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繁荣和生态文明等多个方面。在治国理政基本方略上,我们党的思路越来越开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们有坚定的制度自信。从治理主体的角度看,现在我们一方面强调党的领导,同时也开始注重多元主体之间的协同共治,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体制是一种结构性框架,它具有宏观总体性;而机制是一种功能性衔接,它具有微观性。就像社会学上讲的结构功能主义,从体制上看人体有胳膊、大腿等基本架构;但胳膊和大腿怎么配合,从而让人的活动更自如,这就是机制的问题了。全面深化改革,要突破体制机制弊端,这并不意味着要削弱党的领导;相反,党的领导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特色优势。任何一项重大改革都需要强有力的推动才行,没有一个权威来居中指挥,是肯定行不通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7.26讲话中说:“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这两年我在研究中国道路的历史经验,尤其关注了赣南、闽西苏维埃运动,读了一些毛泽东的文章,比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论持久战》。我注意到一个什么问题呢?以前我们看电视或者一些文学作品,都说共产党是游击战“高手”——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可大家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细节?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方面也开展了一些游击战,结果都没打胜。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共产党的游击战争融入了政治维度。

怎么理解“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中国共产党不论是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由弱变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讲政治!我们深深懂得,密切联系群众对党和国家的命运前途有重大意义,必须始终坚持一切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过去我们党组织基层社会的能力是很强的,这对当下来说也有重要启示。

在新的发展阶段,党必须解决好广泛吸纳社会群体的问题,基层党组织要善于继承优良传统,像历史上那样很好地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团结起来搞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能“单枪匹马”去战斗。现在社会上对这个问题议论很多,党内党外都在谈,至少在认识上我们足够深刻,但在如何应对的方面,确实需要做出精细化的制度安排。

当然,要更准确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断变化的特点,对形势做出科学的判断。当前一个最突出的形势,就是随着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的推进,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动,社会不平等问题凸显出来,另外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人口流动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和速度。这种形势下,基层党组织要发挥战斗堡垒的作用,真的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我们冷静思考和深入研究。

在新的发展阶段上,我们党要想将群众紧紧团结在一起,一定要在制度设计上做文章。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有一个着眼点,要促进全体党员、而不仅是领导干部去积极主动地联系群众、团结群众。我特别认同关于“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意见。对我们党的建设来说,这是一项战略性和基础性工程。现在大家要做的,就是把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起来,既要让全体党员讲规矩、守纪律,同时经常性督促全体党员坚持走群众路线,确保党始终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中国网记者郭素萍整理)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_17190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中国新发展阶段的核心与主题——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圆桌论坛
  • “中国新发展阶段的核心与主题——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圆桌论坛
  • 为迎接十九大的到来,中国网联合权威智库推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系列圆桌论坛,在近期举办了论坛四“中国新发展阶段的核心与主题——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教研室副主任李海青教授、中共中央党校科社教研部副教授徐浩然、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副教授刘晨光出席论坛。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