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东困局益深,美国恐难解套

随着奥巴马将访中东,其第二任期的中东政策为各方所关注。总体而言,美国虽实行 “亚太再平衡”,但不会放弃中东。而且,美在中东的困难也愈发增多。

在阿拉伯世界动荡时期,美国极力推动政权更迭的国家实行西方体制,成为盟友。然而,伊斯兰势力在突尼斯和埃及掌权,与美拉开距离,对以色列政策趋于强硬。美新任国务卿克里访埃时,示威者焚烧他的照片,对美支持穆兄会表示不满。也门与利比亚的局势迄今稳不下来,暴力事件不断爆发。2012年9月美驻利大使等四人在班加西反美抗议中身亡。希拉里·克林顿大惑不解:在一个美国帮助“解放”的国家,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答案很明确:美“新干涉主义”不得人心。

伊斯兰势力在阿拉伯世界崛起是美国面临的新难题。美国对这股势力疑虑重重,但又无力阻止它的发展;希望加强与它们的往来,影响其政策走向,但行动空间有限,而且还会引发地区世俗势力和自由派的不满。伊斯兰势力的发展对美的主导地位形成挑战。

叙利亚危机考验美“新干涉主义”。美等西方大国因自身困难以及地区、国际等因素,不敢对叙军事干预,复制“利比亚模式”。它们支持叙反对派发动内战,但迄今未能威逼巴沙尔下台。当下,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已成为国际共识,美也表示接受,但坚持以巴沙尔下台为前提,不肯承认其对叙政策失败。这是政治解决进展艰难的症结所在。

卡扎菲被击毙后,“基地”组织等恐怖势力在北非和撒哈拉以南地区发展,威胁马里政势稳定,法国出兵马里打击反政府武装。为报复法国出兵和阿尔及利亚向法军开放空中通道,恐怖势力制造了阿尔及利亚南部人质劫持事件。人质中有多名西方公民。叙战乱也为“基地”组织的渗透提供机会。美司法部长近日承认,“基地”组织成员在叙反政府自由军中占多数。埃及因伊斯兰“圣战”组织可能发动袭击,宣布西奈省进入紧急状态。恐怖势力已在北非、西亚和撒哈拉以南地区形成威胁。

此外,伊朗核问题和巴以和谈两大老热点,美国一直也拿不出可行的解决办法。

美综合国力在下降,西亚北非政治格局发生大变化,美包括“新干涉主义”在内的中东政策失大于得。美在中东的主导地位虽未根本动摇,但主导能力日益减弱。中东困局和热点问题将继续对美全球战略形成牵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