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让权力守夜,让预警显威

旱涝急转,暴雨引发的泥石流每天都在制造着坏消息:江西省9日晚因山体滑坡,修水县1人身亡,3人失踪。6月9日晚至10日凌晨,湖北三地出现泥石流灾害。截至11日17时,湖南岳阳山洪泥石流致29人死亡、20人失踪。各地经济损失数以十亿计。(相关报道见昨日本报05版)

泥石流是自然灾害,也是对环境掠夺式利用造成的某种恶果。现代社会所拥有的自然常识、技术条件,理当让人有着更多自信与处置策略。可从本次系列泥石流灾害来看,我们仍然显得无力。预警机制与预防举措,还是大幅落后于灾难的速度。

这并不是吹毛求疵。降雨到多大程度可以引发泥石流?在何种情况下应该组织群众避险,把损害降到最低,以及提供何种应对方法?这些都是作为守夜人的政府理当提供的“公共信息”。遗憾的是,在本轮泥石流灾难中,类似缺失比比皆是。

灾难预警机制的空白,已成了本轮灾害不可遏止的追问。事实上,我也不认为这仅仅就是一种技术上的纰漏,更是某些责任的缺失与短视。泥石流灾害要完全预防的确不太现实,但在灾害预警机制应成为管理常态的语境中,类似的空白其实比泥石流更痛彻心扉。

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指出,政府部门必须保护那些“不能对自己负责”的社会成员。灾害预警是一种公共权力,必须以服务公共生活和维护公共利益为己任。本轮预警信息空白是一个悖论,倘若深究,空缺又并不意外。在很多管理者那里,以手机短信为主要形式的灾难预警,早已与收费捆绑在一起,自然很难发送到真正需要的人手中。另外,许多地方的灾难预警机制过于迟缓,当它们经由从上到下过于漫长的行政链条,再抵达真正需要的公众面前时,为时已晚。

在一个灾害频仍的年代,本轮灾害再次提醒关于灾害预警机制的不可或缺,我们必须建立起关于灾害预警的常态化长效机制。就“长效”而言,它既包括灾前的警示与预防;也表现在不因人为原由导致的灾害后,如何把灾害损失降到最低。比如避难所的设立、灾害保险机制的完善,我们需要迅速地补上功课。

强降雨导致的泥石流灾害仍在持续,在一个工业化的时代,防灾减灾也是每个城市都必须面对的迫切问题。我们必须明白,一场灾害后的全民应对看似激动人心,有时却并不显得那么必要。如果事先是警觉的,如果地方政府拥有拒洪水于千里之外的行政自觉,那么泥石流不是最恐怖的。我们有必要于灾难中收获防灾的智慧,政府有必要让权力守夜,让科学预警机制成为抗拒灾难的重要力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