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解决“两融”问题不能急功近利

在3月7日经济界别34组、35组联组讨论会上,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原银行董事长窦荣兴主张,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金融机构改革角度,需要进一步完善金融机构体系、优化金融产品体系、改革金融市场体系;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多蒙德实业集团董事长石磊认为,较之融资难融资贵,企业更需要从根本上改善营商环境,没有良法善治的营商环境,仅靠优惠和便捷的银行贷款,企业还是没办法生存下去,需要打通融资难“最后一公里”;全国政协委员、恒银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浩然的视角着眼于民营企业自身要苦练内功,推动金融科技力量破解小微企业抵押物不足问题。

从历史和发展的视角看,融资难融资贵只是问题表象,背后涉及宏观经济因素、企业自身因素、货币利率因素、营商环境因素等多方面因素,要从根本上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不能急功近利。

一方面,应充分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解决问题需构建监管部门“几家抬”的体制机制,综合运用货币政策、信贷政策、环保政策等多种手段。这就好比“熬中药”,十几味中药放到锅里慢慢熬,药效才能充分融合发挥作用。如果急功近利,不一定能药到病除,反而会引发更多风险。解决难题理应给予改革举措充足的落地时间,让好政策多“飞”一会儿,让“药效”真正渗入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发展的“肌理”。正如3月6日经济界别联组讨论会上中国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主任郭鸿所言,针对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央地双方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包括设立普惠金融部、降低融资门槛等政策正在发挥作用,还需继续落实落细。

另一方面,不能忽视已经发挥“药效”的政策“组合拳”,要对多措并举解决“两融”难题抱有充分信心。自2018年以来,各地区各部门下大力气转变政府职能、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营造法治化制度环境,建立亲清政商关系。按照一视同仁、平等对待的原则,保护民营企业发展,保护民营企业家安全。同时,监管部门正在积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金融结构,让更合理的金融体系结构更高效地服务实体经济。在资本市场上,科创板已经落地,IPO(企业新股首发)即将开始,减税降费的“大红包”刚刚开启……在这么多利好政策面前,各方没有理由对解决“两融”难题丧失信心,没有理由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营商环境灰心,更没有理由抱怨过去的政策未发挥效力。毕竟,世界上从来不缺少解决困境的方法,而是缺少发现解决之道的毅力。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