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挺过意大利大选,欧洲仍需面临增长难题

3月4日,意大利举行议会选举。因为之前的竞选活动被民众对失业率高企、贫富差距加大,以及外来移民增加等问题的愤怒情绪所笼罩,国际社会担心,以反欧盟、反移民为诉求的民粹主义政党会上台,进而中断意国内的结构性改革进程,甚至危及欧元区的稳定与完整。

意大利是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对整个欧盟的政治经济发展具有系统性影响,对欧洲一体化而言,意大利是“大而不能倒”。当前处于“多事之秋”的欧洲显然经不起政治动荡的“折腾”。

作为欧洲“稳定之锚”的德国在议会选举完成近半年后,才得以刚刚组建政府,而大西洋对岸的特朗普又宣布新的保护主义限制措施,称“贸易战是好事,我们能轻松取胜”,欧盟贸易委员表示,正考虑对美国商品实施对等的报复性措施,欧美之间的贸易冲突正一触即发。

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欧洲最需要的是团结和稳定。那么此次的意大利选举会给欧洲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好消息是,欧洲顺利挺过意大利大选的概率要更高。据选前最后的民调,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5-Star Movement)、前总理贝卢斯科尼推动的中右翼联盟和中间偏左的执政党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贝卢斯科尼领导的联盟以37%的支持率领先,五星运动28%居次,民主党则以27%屈居第三。

根据意大利的选举法,任何一方必须拿到至少40%选票,才能在参众两院掌控过半多数席次。这意味着各方要进行联合组阁谈判,形成一个执政联盟。由于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受到主流政党的排斥,无论政府是只由中右翼政党组成,还是由传统的中左翼和中右翼政党联合组成,这让反欧盟的五星运动上台执政的几率变得很小。

坏消息是,欧洲政治稳定的威胁尚未完全解除,引发五星运动这类民粹主义势力兴起的土壤在欧洲依然存在。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缺乏经济增长,因为经济增长会深刻地影响一个社会的道德品行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M. Friedman)在其名著《经济增长的道德意义》一书中曾说,经济增长常常给人们提供更多上升的机会,这会增强大众对多样化的包容性,提高社会流动性和乐观精神,让坚持公平受到尊崇。他称这些为经济增长给社会所塑造的“道德品行”。

弗里德曼在书中谈到欧洲时警告,如今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当增长停滞或下降时,这些社会的“道德品行”只能取得极小的进步,甚至没有进步,而且在很多时候,它们只会后退。近年来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兴起,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欧洲经济缺乏前进的动力,让大众特别是年轻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这让欧洲最终导致了弗里德曼所说的一个社会丧失“道德品行”之后的结果:一旦有足够多的民众认为他们失去了正在前进的感觉,只是富有并不能阻止社会退化到僵化和不宽容的状态。所以,即便挺过了此次意大利大选,走出增长困境,依然是欧洲面临的严峻挑战。

热门事件标签